雨夜花分集剧情介绍1-21集大结局_剧情简介 -

来源:馋电影   发布时间:2020-05-23 09:58:01   浏览次数:469

雨夜花分集剧情介绍第1集

  在不同的时代里,有着不同的时代悲剧,蔡家人原本过着平凡朴实的生活,却因为一个意外,让蔡母和蔡家兄弟失去了一家之主─蔡父,从那刻起就注定改变了蔡家兄弟一生的命运,一连串的意外让品学兼优的大哥信雄,为了替弟弟信志顶罪,进了少年感化院。

  不得已他出来后走上了江湖路,而弟弟信志却成了一名警察,他的心中满是愧疚,因为如果不是因为他,信雄应该不会被抓到少年感化院,母亲也不至于因为担心,加上为生活奔波而失明,他很自责,信雄却无一丝责怪之意,只是信雄为了母亲和弟弟信志,他必须不让他们得知,他是黑道大哥-Nobu,信雄是个重情义之人。

  为了家人、为了兄弟他甘愿牺牲,一群黑道、几个花街妓女、善良的柳家姐妹和警察的故事,在威严雄伟的关帝庙前,展开了纠葛…

  蔡家人原本过着平凡朴实的生活,却因为一个意外,让蔡母和蔡家兄弟失去了一家之主─蔡父,从那刻起就注定改变了蔡家兄弟一生的命运,一连串的意外让品学兼优的大哥信雄,为了替弟弟信志顶罪,进了少年感化院。不得已他出来后走上了江湖路,而弟弟信志却成了一名警察,他的心中满是愧疚,因为如果不是因为他,信雄应该不会被抓到少年感化院,母亲也不至于因为担心,加上为生活奔波而失明,他很自责,信雄却无一丝责怪之意。

雨夜花分集剧情介绍第2集

  月桂初见信雄的印象非常不好,月桂在商街做着面茶生意,而信雄则是收取保护费的黑道大哥,

  月桂的面茶摊被信雄叫手下砸坏,阿惠父亲好赌卖女,信雄救了她一次却救不了阿惠父亲的好赌成性,阿惠依然无法脱离成为妓女的命运。

雨夜花分集剧情介绍1-21集大结局雨夜花分集剧情介绍1-21集大结局

  贵珠是黑美人茶室的老鸨,她长得婀娜貌美,她和信雄的命运一样坎坷、一样的身不由己,只是一个进了黑道,一个沦落风尘,贵珠第一次接客就是信雄带她接的客,他们是同命运之人,贵珠从信雄劝她接受命运那天起便深爱着信雄。

  信雄的弟弟信志念完警察学校了,就要回到家乡来服务,信雄一则喜一则忧,因为他不能被信志发现他是黑道大哥。疯狗是个混血儿孤儿,本名祝山,他与信雄在感化院时期结下梁子。信志是个热血正盛的菜鸟警察,他强力执法却渐渐发现,黑与白不是他原本想的如此简单了。

雨夜花分集剧情介绍第3集

  信志举着枪与贵珠对峙,吓坏众人,警察老鸟效贤从中协调,信志对效贤的态度不解,信志的强力执法效贤感叹,因为想当年他初入警局时也和他一样满腔热血,只可惜今非昔比,因为有些事不是光靠热血就能改变的。

  月桂因在商街卖面茶和蔡母结识,柳家母女三人相依为命,柳母体弱多病,月桂独立支撑养家并供月梅读书,信志回家了,蔡母开心母子三人团聚,月桂意外救了蔡母,信志执法受到多方阻挠,疯狗带人到酒店要签信雄的帐,他在酒店里撒泼,仗着他和信雄是感化院同期,狐假虎烕。

  信雄来到酒店找贵珠,酒店经理将疯狗之事告知信雄,信雄冷淡答应只请今日一次酒,疯狗怨恨在心,贵珠向信雄表露心意,信雄拒绝,说明两人只能是好朋友,贵珠勉为其难接受说辞,买下贵珠第一次的庙口王,心仪贵珠已久,决定在贵珠三十岁生日会上向她求婚,阿惠逃跑被月桂救下。

雨夜花分集剧情介绍第4集

  月桂将阿惠救回家中,救过阿惠一次的信雄对于阿惠再度被卖一事气愤,柳家母女收留阿惠并将她藏在家中,月梅上学路上巧遇流氓阿昌等人在找阿惠。

  信志巡街见阿昌等人恶形恶状,出言制止,阿昌等人速逃,信志拾起月梅手帕交还予她,信雄和手下红猴到柳家探视柳母,阿惠惊藏了起来,月桂此时正好进门,月桂直言受不起黑道老大关心,要信雄和红猴快离开柳家,红猴瞥见阿惠衣服在月桂家竹竿上,带着信雄又折回柳家,红猴用力推开大门,柳母、月桂及阿惠被吓了一大跳。

  阿惠认出信雄是救过她一次的人,信雄却不能再救她第二次,无视柳母及月桂求情,红猴抓着阿惠和信雄一同离开,信雄将阿惠交还阿绸姐,流氓和妓女都有各自的命,他劝阿惠认命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信雄吩咐下人找到阿惠父亲,信雄大怒到赌场里砍断阿惠父亲的手,疯狗也在场,疯狗讨好信雄,信雄冷淡不理。

  贵珠赌气要嫁庙口王,疯狗最大的愿望就是要到美国找亲生父亲,庙口械斗信志鸣枪,柳母病重月桂缴不出医院保证金…

雨夜花分集剧情介绍第5集

  月桂本想找信雄帮忙扑空,因信雄带蔡母出海,只好找上贵珠签下卖身契。月桂签下卖身契换来一万元。

  信志对友全仍不谅解依然认为友全是害死他父亲的凶手,信雄吩咐小弟要找蔡母补衣、做衣,月桂拿了钱到医院,柳母开刀但已太迟,凹柳母过世,月桂吩咐月梅拿着剩下的钱办柳母后事,月桂被人带回黑美人茶室。

  阿惠见到月桂大惊,贵珠答应月桂办好丧事才让她接客,月桂恸哭,阿惠接客见到疯狗,疯狗认出阿惠,告诉她他的本名叫祝山贾司伯,蔡母疑惑最近都未见月桂,蔡母让信雄去找月桂,月梅到公会找信雄要他交出月桂,信雄纳闷,月梅脑海闪现贵珠所言,她奔向黑美人茶室找月桂。

  信雄到了慈制中的柳家,信雄知道月桂去向匆匆离开柳家,月梅女扮男装进入黑美人茶室找月桂,被阿捡识破,月桂啐了贵珠一口口水,贵珠扬手打月桂,信雄赶来喝止,月梅求信雄救月桂,贵珠不让,只同意送葬那天让月桂回家。

雨夜花分集剧情介绍第六集

  贵珠将月桂初夜竞价,众人竞标,信雄拿出一万元为月桂赎身。贵珠气愤,不让信雄带走月桂,双方请出铁枝老大作主,两人都不肯退让,最后由铁枝老大仲裁,一万元让信雄包养月桂三个月,三个月后月桂归还贵珠。

  信雄带月桂回到柳家,月梅开心,信志在警局里找不到黑道老大Nobu的资料纳闷不已,信志回到家里问起信雄是否知道Nobu老大的事,信雄掩饰,内心充满不安。

  信雄大怒,因为月桂和月梅想逃走,月桂和月梅求饶,信雄警告月梅不准再向信志提起有关Nobu的事。庙口王要娶贵珠,儿子成功极力反对。

  月梅上学途中遇上信志,信志追问Nobu是谁?月梅只好谎称是她小说中的人物,信雄将月桂带到蔡母面前,蔡母心疼,信雄要月桂保密别让蔡母知道他是流氓的事,月桂同意,因为她也怕蔡母得知后伤心。风沙帮和蚵仔寮争地盘,双方互不相让,蚵仔寮老大马沙甚至亮出手枪来示威,让铁枝老大和Nobu心里很不是滋味…

雨夜花分集剧情介绍第七集

  信雄带着月桂、月桂到医院泄忿,被信志巡逻发现追赶,三人快速逃跑,月梅不想与月桂分开,求信雄将她也带到蔡家一起生活,蔡母欣然同意。

  贵珠来到蔡家请蔡母制衣,信雄和月桂惊吓。贵珠量身时蔡母发现,贵珠身上的脂粉味,信雄追问贵珠企图,信雄要贵珠别再来蔡家,贵珠怒,贵珠回黑美人茶室大发脾气,阿捡提醒贵珠这么做只会将信雄越推越远,要想法子得到信雄的心才有用。

  信志调查砸医院之事。蔡母要帮月桂、月梅做新衣服,庙口王买下一批旧船,信雄和月桂接月梅到蔡家,月梅到了蔡家遇见信志,才知信志原来是信雄的弟弟,信雄交代月梅不要说出有关Nobu之事,月梅在蔡母及信志面前差点露饀,信雄生气,月梅却刻意挑衅。

  阿捡生日要红猴带信雄到黑美人,生日宴会上贵珠要吻信雄,信雄拒绝,贵珠大哭,蔡母希望月桂能和信雄在一起,祝山靠阿惠吃着软饭,马沙(蚵仔寮)和信雄(风沙帮)为了庙口王的生意争斗…

雨夜花分集剧情介绍第八集

  马沙和Nobu在庙口王家乔拆船生意,火并意味浓厚,成功在自家门口看到黑道小弟聚集,赶紧带着信志和效贤回家查看,幸亏庙口王出来化解,Nobu才免于被弟弟发现。

  祝山到公会找Nobu套交情,仍旧被回绝。月梅到黑美人找贵珠,希望她高抬贵手放了姐姐,没想到贵珠竟然要月梅一起下海赚,月梅断然回绝,贵珠给月梅胸针,要月梅有需要就来找她。信志发现月梅逃学,月梅问信志觉得小说结局是好是坏,两人赌注。贵珠从中拉线要庙口王将拆船生意给Nobu,希望能让Nobu欠她人情。

  月桂帮信雄缝扣子,月梅看到隐隐觉得姐姐喜欢上Nobu了,反应激烈,月桂不小心发现月梅书包里有贵珠的胸针,对月梅生气,月梅答应月桂不会做傻事,也要求月桂不能再跟Nobu有牵扯,月桂答应。但月梅不相信月桂说的话,写下草菅人命纸条,故意留在信志房门口,信志在火车站等月梅,追问她是否知情医院被砸一事?月梅故意装傻,但内心希望信志能查出来信雄就是Nobu。贵珠到蔡家拿做好的衣服,向蔡母探听月桂的身份,听到她只是借住的朋友且跟蔡母睡,松了口气,信雄在门口等贵珠,要她别再来了,贵珠却带来好消息,说庙口王约他吃饭,谈拆船生意。贵珠离开后,月桂追上,将胸针环给贵珠,要她不要动月梅的歪脑筋。信志在警局比对医院墙上和月梅写的草菅人命字迹,但局里同事却都笑他这么拼是为了升局长,信志气的跟效贤理论,觉得警察就该有警察的样子,效贤动容却无奈。

  信志到医院找看见凶手三人的护士,遇见老奶奶带孙子看病,挂号费不足,护士不肯挂号,信志见状拿出三块补齐。Nobu、庙口王和贵珠约在餐厅谈拆船生意,贵珠发现马沙小弟偷听,要小弟回去转告马沙,拆船生意非Nobu莫属,要他死心。马沙大怒说要给贵珠好看。Nobu感谢贵珠的帮忙,却仍旧回绝贵珠的心意。

  月梅处处挑衅Nobu,要Nobu远离月桂,信志带护士回家认出信雄、月桂和月梅就是砸医院的人,三人被认出,信志问信雄是否属实,信雄承认不讳,信志最后拜托护士知情不报。贵珠找阿捡帮忙,阿捡故意要按摩师父跟马沙说要搞定拆船生意就要从庙口王最爱的贵珠下手。

  两兄弟喝酒,信志对于自己知情不报一事内心很是挣扎,却无可奈何,月桂一旁听到也无奈。月梅请信志喝汽水感谢他没有揭穿砸医院一事。Nobu在船上做银饰,贵珠不请自来,决定要试试自己在Nobu心中的地位,她故意让自己被马沙抓走,要阿捡在最危急时刻告诉Nobu…

雨夜花分集剧情介绍第九集

  马沙将贵珠押到蚵仔寮,想逼她转来投靠自己并拿到拆船生意,贵珠不愿屈服,反被马沙打了一巴掌。阿惠偷拿美军的钱被发现,美军痛打阿惠,祝山偷袭美军将他打昏并抢走手枪。信志追查手枪遗失事件,但阿惠却不愿透露任何讯息。

  马沙小弟豆干和冬瓜押走庙口王,阿捡告诉Nobu贵珠被马沙抓走,Nobu顾虑马沙有枪,决定单独行动,但红猴、大块决定意气相挺到底,阿捡要红猴和Nobu和马沙火并时要小心,此番对话无意间被信志听到。

  当晚信雄拿了三张电影票要信志带月桂和月梅去看电影,月桂拒绝,她要陪蔡母,信雄拿着武士刀出门,临走前交代月桂要好好照顾蔡母,月桂隐约感觉事态严重。信志和月梅去看电影,却也将黄护士带来,月梅一气之下先行回蔡家,月桂不小心说出信雄好像要去车拼,月梅在蔡家门口等信志,故意告诉他今晚有黑道要车拼,信志冲出,问效贤马沙公会在哪。

  Nobu、红猴、大块三人到马沙公会,但马沙拿枪抵着贵珠,就在Nobu等人不知如何是好时,祝山出现,拿着偷来的枪指着马沙,情况危急之下,马沙对贵珠开枪,Nobu挡下因此中枪,此时信志吹哨,众人仓促逃离,大块一人被抓,但信志却问不出任何线索,也不知Nobu是谁,信雄被带往密医廖小刀处所医治,小刀不会治枪伤,信雄碍于信志追查不愿去医院,强迫小刀为他治疗,昏昏醒醒。同时间蔡母告诉月桂,信雄替信志担罪的事,月桂慢慢体谅信雄的身不由己。

  隔天一早,月桂发现是月梅向信志告密,月桂为了维护信雄打了月梅,月梅生气月桂为信雄担心。红猴回黑美人跟阿捡报告发生的事,巧遇担心信雄的月桂,将她带往廖小刀处所,贵珠看见,升起妒意…

雨夜花分集剧情介绍第十集

  信志发现之前收回的武士刀不翼而飞,他认为警局里监守自盗。信雄交代月桂要帮他瞒住母亲和信志,月桂只好骗蔡母和信志,信雄到南部办事,一段时间不会回来,但月梅不信,气姐姐一再维护信雄。蔡母替月桂做新衣,月桂感动之余却也因为信雄重伤、妹妹不谅解的压力之下抱着蔡母哭。

  贵珠来到蔡家,心里认为对不起蔡母而向她道歉。贵珠为了信雄亲自下厨煮鸡汤,月桂带着肉粽来探望信雄,月梅偷偷跟踪,信雄还在发烧,月桂担心,贵珠到来又见两人互动心生嫉妒,信雄写信给蔡母,要月桂拿去寄。信志不肯放弃追查,巡视途中看到红猴慌张到医院,一路跟踪,回到小刀处,红猴都没发现,所幸祝山早就发现了,通知Nobu,他才得以逃过一劫,信志在小刀处只发现血衣。

  贵珠、祝山将Nobu带回黑美人照顾。信志则将血衣带回家里,月梅故意告诉信志,黑道火并有人受伤,刚好有人去南部办事以避开警察弟弟,信志开始怀疑哥哥就是Nobu。月桂对于月梅一再透露信雄就是Nobu的事感到无奈,但月梅仍旧故我。

  阿惠替信雄祈福,不料却被祝山阻止,祝山将阿惠打的遍体鳞伤。庙口王害怕再次受到黑道牵连决定跟贵珠取消婚约,贵珠开心道谢,并还回戒指。月桂到小刀处探望信雄,却只见小刀,小刀色欲熏心想对月桂乱来,月桂自保逃出,到黑美人找信雄却不敢说出实情。

  信志与蔡母散步,问蔡母是否了解哥哥的工作,蔡母只知他在公会上班。信志拿中枪血衣要蔡母辨认,月桂心惊,并埋怨月梅,以为是月梅告诉信志,信雄藏在小刀处的事,月梅否认,而蔡母虽然告诉信志她不认得衣服,但心里早已有底。贵珠到关帝庙为信雄祈福,遇见月桂和蔡母,蔡母祈求关公保佑信雄,贵珠看着两人,好像有什么重大决定,要月桂帮助她…

雨夜花分集剧情介绍第11集

  贵珠拜托月桂教她包肉粽,两人都在照顾信雄,但信雄与月桂的互动显然不止于友情,贵珠见信雄和月桂关系日益变佳,十分不满刻意提醒月桂,包养的三个月过后,月桂将回到黑美人,月桂僵住。信雄写信安抚母亲,但信志却发现邮戳来自廖小刀住处附近的邮局,开始对信雄起疑心。月梅伤心,因信雄造成她们两姐妹失和,信志却不肯摆手硬要找出Nobu。

  信志对Nobu的身份穷追不舍,四处追查真相,效贤劝信志勿需如此执着,铁枝老大为信雄受伤之事到关公庙燃香祝祷,祝山想尽方法想加入风沙帮,极力巴结铁枝,甚至把偷来的枪送给铁枝。

  信志坚持公事公办不留情面,不枉纵犯罪,警局所长决定清查、约谈流氓,信雄大惊,

  铁枝老大安抚,一切有他,顿时警局里流氓为患,铁枝老大要求所有人替信雄保守身份秘密,信志气极,信志疯狂翻着数据,坚决要找出Nobu,忽然他脑海大作,想起许多画面,他隐约知道了Nobu的藏身处,倏然地他冲出警局。

  月桂关心、照顾着信雄,两人之间情愫暗涌,信志闯入贵珠房,欲找出Nobu,信雄差点穿帮,幸得贵珠以一出「贵珠出浴」拦阻,以免信雄曝光。

  在信雄疗伤期间,月桂和信雄情感与日俱增,贵珠看着两人互动心中不是滋味,信雄害怕母亲及信志发现他就是Nobu的事实,铁枝见信雄慌乱样大怒,想派人告知蔡母及信志真相,被月桂阻止,铁枝对月桂极为激赏,认为月桂是个配得起信雄的女人,贵珠暗自生妒,信雄在月桂的陪伴下回家,蔡母喜。

  信志却对信雄另眼看待,而月梅就像个看戏之人般,冷眼看着蔡家人,信志邀信雄一同泡温泉,想借机确认信雄枪伤,幸而信雄早有准备,早已在胸前刺青,用以遮蔽中弹枪伤,得知真相到底是幸、抑或不幸,答案呼之欲出,所有人都知道,但又刻意隐藏的真相,只为成全信雄的惜情,亲情是他这一生最想保护也最怕失去的。

雨夜花第12集剧情介绍

  贵珠到蔡家想向蔡母表明她认识信雄,却被信雄阻止并带离开蔡家,贵珠想嫁信雄,信雄断然回绝。信志由月梅口中得知一切实情,他返回蔡家确认月桂心意,月桂虽矢口否认对信雄有情,却逃不过信志法眼。

  信志开心,因为他知道月桂是让信雄离开风沙帮希望,月桂责备月梅将实情全盘托出,月梅也气恼月桂爱上信雄,月桂无力反驳,陷入自问的沈思中,信志在警局中独自扛下扫黄、扫黑之责,无奈警局内已有内鬼报信,让信志徒劳。

  祝山拿了枝枪给铁枝讨好,祝山哄得众人迷茫,唯独信雄不置可否。风月街众人因信志扫荡无法生存,贵珠到风沙帮要信雄给个交代,铁枝老大要信雄找信志说清,信雄为难却无法推却,只好找信志说情,信志拒绝,信雄不勉强,信志道出自己已知信雄是Nobu的事实,信雄震惊,兄弟两人将话挑明说出。

  信志和效贤仍驻守风月街,街上门可罗雀。信雄伤心喝的酩酊大醉,到黑美人找贵珠诉苦,但贵珠却再次告诉信雄她想嫁他,信雄依旧拒绝,无奈离开。信志将酒醉的信雄带回家,要求月桂照顾他,月梅不肯,信志强拉月梅出门,让信雄和月桂的情感更进一步。

  贵珠为和信雄在一起,擅自找上铁枝请他让信雄脱离黑道,铁枝盛怒,找来信雄想问清楚,信雄禀明并未让贵珠出面,但对铁枝问及是否有想离开之意时,信雄却迟疑了,铁枝伤心失望,信雄找上贵珠责备她多事,贵珠却直言为了和他在一起,她任何事都能做,信雄却回答她,她在他心中的地位和其他人一样,没有不同,贵珠伤心不已。

  隔天信志到公会找信雄,告诉她母亲身体不适,信雄立刻回家。此时马沙又来找麻烦,祝山听到风沙帮要和蚵仔寮火拼,竟然暗地里出卖铁枝,向派出所密报…

雨夜花第13集剧情介绍

  走上黑道的不归路是没有尽头的,信志和蔡母施计,让信雄带月桂出游,信雄带月桂到爸爸的船上,两人在海上明白彼此的心意,信雄给了月桂定情物。

  等不到信雄的铁枝,和马沙展开械斗,不料暗地里祝山却出卖铁枝引来警察,信志当场人赃并获逮捕铁枝一行人,贵珠站在码头等候信雄,却见信雄和月桂亲昵状,她妒火中烧,恶狠狠的告知铁枝被信志抓进警局之事。信雄火速赶往警局,铁枝一行人接受侦讯,铁枝见信雄到来,不给好脸色,加上马沙又在一旁兴风作浪、挑拨离间,让铁枝更大为火光。

  祝山冲进警局大声宣布铁枝手中的枪是他所捡和铁枝无关,如果要关就抓他,让铁枝顺利脱罪,铁枝对信雄大失所望,并要信雄想办法替祝山脱罪,信雄只好找上掉枪的美军,威胁他撤销告诉,信雄夹在铁枝老大和小弟信志的中间两相为难,贵珠逼问信雄和月桂的关系,信雄不予理会。

  信志苦劝信雄离开黑道,信雄无奈,两人为铁枝的事产生龃龉,兄弟起了争执,月桂要信雄不要再收保护费,信雄答应暂时不收,不料消息竟传到铁枝耳里,铁枝不悦,他越来越相信祝山,对信雄却越来越失望…

雨夜花第14集剧情介绍

  祝山开心自己的计谋正一步步得逞,信雄借酒消愁,月桂游说信雄趁机放弃黑道生涯,信雄气愤让月桂别再提,月梅撞见月桂和信志两人亲近模样,气愤难忍,月梅回到蔡家收拾行李准备离开,蔡母虽看不清楚但心中却比谁看的都明白。

  月梅搬回家中月桂担心,贵珠被妒火烧得情绪失控变得不择手段,竟向蔡母说出她与信雄已发生关系,月桂伤心离开蔡家,并要信雄先整理好他和贵珠的事情,信志护送月梅返家心中对月梅情愫暗生。

  月桂回到家中,月梅以为家中有小偷闯入,不料竟是月桂回家了,月梅追问月桂返家原由,月桂伤心憔悴,蔡母对于信雄让月桂离开蔡家甚不谅解,祝山顺利加入风沙帮,信雄冷眼看待,贵珠在蔡母面前讨不了好,信雄到柳宅探视月桂,承诺心中只有月桂一人,贵珠气炸跑到蔡家道出信雄流氓身份,蔡母吃惊,信雄只好打死不认欺骗母亲,贵珠绑走月桂设想要让小刀凌辱月桂…

雨夜花第15集剧情介绍

  贵珠让人绑走月桂,要让手术刀当她的第一位客人,幸好信雄和红猴及时赶到搭救了月桂,蔡母向月桂托付信雄,信雄向月桂求婚,月桂允诺,信雄将婚事告知铁枝,铁枝软硬兼施让贵珠让步,贵珠无奈不敢作声,但心中怒意难忍。

  月梅气月桂不听她的劝告执意要嫁信雄,远走他乡,信志留不下她,只能让她珍重,保持联络,信雄婚事在即。

  祝山找上贵珠,两人合谋要将月桂绑走,阿惠虽得知内情却因祝山哄骗不敢说出实情。蔡家喜气洋洋,贵珠挣扎在善与恶的深渊不可自拔,疯狂爱着信雄的她失去理智,婚宴上,一对新人与宾客尽欢、杯觥交错…

雨夜花第16集剧情介绍

  祝山伙同山猫抓走月桂,山猫将月桂带到台北,月梅在街头与月桂错身而过,山猫将月桂带到私娼寮,信雄众人遍寻不着月桂,信雄忧心仲仲,不分日夜拼命找寻月桂,贵珠到私娼寮内向月桂坦诚,是她让祝山将她抓来,原因只因她不能眼睁睁成全信雄和月桂在一起,她要月桂认命,月桂不堪被祝山、山猫玷污撞墙自尽。

  祝山、山猫以为月桂气绝身亡,将她丢下山崖,贵珠受良知讉责却又无法坦诚,月梅回到蔡家欲探视月桂,得知月桂已失踪多日,气愤难当责骂信雄,信雄为找月桂形销骨立,蔡母为信雄当流氓之事伤心,定要信雄寻回月桂,绝不能对不起月桂。

  阿惠喝的烂醉,因为她对月桂的事知情,又不能言让她痛苦万分。贵珠一人独自在房里喝闷酒,阿捡感到纳闷,此时阿惠闯进房里说出贵珠等人合谋绑走月桂之事,贵珠紧张,阿惠责备自己也质问贵珠,阿捡听闻诧异震惊却又不忍怪罪贵珠…

雨夜花第17集剧情介绍

  月梅只身一人北上,巧遇龙哥,龙哥对月梅极为欣赏,贵珠后悔要祝山找回月桂,但祝山却威胁贵珠,信雄因月桂失踪意志消沉,祝山趁机坐大,信志为阻止信雄与黑道有牵址,两兄弟在街上拉扯,蔡母担心跟出。

  信雄与信志哀恸,信志追打红猴,不慎摔断腿,医生告知信雄等人,信志伤至腿骨复元后会有瘸腿之虞,信志不想月梅挂念他故意气走月梅,月梅又回到台北,月桂没死却发了疯,精神失常走在街上。

  月梅又遇见龙哥,龙哥极欣赏月梅留下名片给月梅,要她有事可找他帮忙,月梅在街上瞥见精神失常的月桂,信志因腿部受伤丧志,龙哥来电告知信雄月桂下落,信雄赶赴精神病院见到精神异常的月桂,众人得知月桂发疯已不识人,贵珠后悔,将黑美人交待给阿捡,决定在佛前赎其罪,月桂在精神病院中接受治疗,信雄为陪伴她成了医院清洁工…

雨夜花第18集剧情介绍

  月梅感受到信雄对月桂的真心,月梅要信雄好好陪伴月桂,她要去查出到底是谁害了月桂。月梅离开,月桂封闭自己、只会画图,月梅到警局找信志,知晓信志因腿伤失志,信志借酒消愁,月梅劝他振作。

  在信雄细心陪伴下,月桂病情渐有起色,月梅到黑美人找线索,她询问贵珠是否有消息,贵珠心虚沉默,阿捡为其解危,月梅离开后贵珠崩溃,贵珠到医院探视月桂,在病床前对月桂忏悔,房外的月梅听见整个经过,月梅誓言要向贵珠复仇。月梅找到龙哥,想以身体换得龙哥帮助,面对哭泣的月梅,龙哥却怯步,他希望月梅是心甘情愿的。

  祝山设计成功向庙口王索取赌债,月梅找上阿惠,阿惠自责想要跳海自尽,月梅阻止拉阿惠一同加入复仇计画中,月梅有了龙哥当靠山,准备经营西餐厅,祝山来到店内踢馆索取保护费,月梅端出龙哥名号,祝山气恼要求手下砸店,效贤赶到及时阻止…

雨夜花第19集剧情介绍

  信志颓废镇日饮酒,越狱的马沙找上铁枝,两人忆起少年时。屋外警车声响,马沙误会是铁枝报的警,开枪击毙铁枝,黑道两大巨擘殒落,红猴对信雄报丧。

  铁枝灵前,信雄哀伤难过自责,送走铁枝老大后,信雄决定回到月桂身边,众兄弟不舍送信雄至车站,信雄劝自家兄弟们离开江湖路。祝山成了风沙帮老大,王成功在祝山与小弟们的煽动之下成日饮酒赌博,甚至偷走庙口王的地契。

  信雄回到医院得知月桂在找大雄,月桂对大雄笑了并说想念他,信雄激动喜极落泪,信志喝的烂醉,龙哥到西餐厅见月梅,信志撞见,生气质问月梅,月梅打了信志一巴掌,月梅眼底闪过一丝不舍,月桂出院信雄将她接回家…

雨夜花第20集剧情介绍

  月桂不让大雄离开医院,信志为月桂失志,海边酗酒大骂自己.有权苦心相劝不听,信志跳海寻死,有权为救信志不幸溺水身亡.

雨夜花第21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山猫拿祝山强奸月桂并将其扔到山下的事威胁祝山要钱,祝山一怒将山猫捅死.没想到这一切都被跟在其后的阿慧看到,阿慧接受不了事实找贵珠询问,贵珠证实并感到非常内疚,阿慧大受刺激上吊自尽.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