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1-30集大结局_剧情简介 -

来源:馋电影   发布时间:2020-05-23 09:57:51   浏览次数:888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一九一三年春,窃取了“辛亥革命”果实的袁世凯刺杀了即将就任内阁总理的革命党领袖宋教仁。此事激起全国人民的强烈愤慨,在北京一家民居里,一些激进的革命党人聚集在一起,在上官志的领导下密谋刺杀袁世凯进行报复,其中一个是皇族叛逆,小恭亲王溥伟的远房侄子图苏里。

  刺杀行动因泄密而失败,很多参与行动的人被打死,图苏里带伤逃走,从此陷入袁世凯和革命党的双重追杀中。袁世凯认为他是叛党,革命党认为他是叛徒。在冀鲁交界处图苏里被袁世凯官兵包围,中枪后落入激流中,生死未卜。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1-30集大结局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1-30集大结局

  与此同时,恭亲王举家逃到德国殖民地青岛,并准备以青岛为基地组织清朝遗老势力复辟清王朝。德国总督麦尔瓦德克在俾斯麦的诞辰纪念日邀请恭亲王参观了一次特殊的赛马。赛马会上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位中国年轻女性,从英国留学归来的青岛《民声报》记者卢璧辉。跑马场上卢璧辉光彩夺目,德国总督对她频频献媚,就连崂山的土匪头儿左天亮也对她一见钟情。大难不死的图苏里在一处神秘小屋中醒来,而官兵也尾随而至……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2集

  大难不死的图苏里在山东老君山被猎户左啸林、左小妹父女俩救起,图苏里从此改名左天一,并跟随左啸林学会左氏绝技左家鞭。袁世凯派兵追到老君山,找到左天一的藏身之处。关键时刻,左啸林、左小妹父女挺身而出,打死追兵,再次救出左天一,左天一离开老君山,逃到青岛。

  卢璧辉的哥哥卢敬夫是青岛工商总会会长,他的另一个身份是青岛革命党领袖。他一眼看出了跑马场隐藏的巨大商业价值。此时正值孙中山发动“二次革命”,为了给“二次革命”筹集资金,卢敬夫向德国总督提出经营跑马场的主张。而此时左天亮不仅爱上了卢璧辉也爱上了赛马,他遣散了土匪兄弟,跑到卢公馆拜卢璧辉为师学骑术。顶不住左天亮的死缠硬磨,卢璧辉在卢敬夫的劝说下收左天亮为徒,并把他培养成卢公馆的得力骑师和争夺跑马场的干将。

  一心妄想恢复大清的恭亲王为复辟帝制筹措资金,也将目光落在了跑马场上,革命党和复辟派对跑马场的经营权展开了激烈的争夺。卢敬夫与恭亲王的跑马场之争在德国总督“渔翁之利”的戏耍中变得扑朔迷离。日本人不怀好意地介入其中,令跑马场成为一个各方势力激烈角逐的风云际会之地。

  老君山那边,袁世凯的官兵再次找到左啸林父女的栖身之地。左啸林和左小妹被官兵逼到一个悬崖上,经过一番激战,父女俩寡不敌众。左啸林掩护左小妹逃下悬崖,单枪匹马挡住蜂拥而至的官兵。

  逃到青岛的左天一,在一个小酒馆里遇到了生死兄弟武子,当俩人正准备去找恭亲王的时候,却被一群德国警察抓了起来……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3集

  德国总督麦尔瓦德克邀请青岛各界名流参加在其官邸举办的舞会,卢敬夫携卢璧辉应邀出席,岂料“假举人”柳凤举的出现搅乱了所有人的兴致。最要命的是,这个假举人竟是卢敬夫的同乡,卢璧辉指腹为婚的未婚夫。他当即死乞白赖地拉着卢璧辉回家成亲。麦尔瓦德克下令驱逐了这位不速之客,而在“护送”柳举人的路上,左天亮毫不留情地“赏”了柳举人一顿大鞭子。柳举人从此见了左天亮就腿肚子发软。

  左天一和武子被一群德国警察当做盲流抓到军事要塞炮台山去修筑工事。左天一和武子几番逃跑都不成功,在万分危急时刻一个被左天一救过的老伙夫向他透露了一个尘封多年的秘密:在要塞指挥官汉斯上校的办公室里有一个秘密逃生通道,这个通道连接城市下水道,可以直接到达海边。偶然有一天,左天一发现汉斯收藏了许多中国古董字画,左天一便以给汉斯修复名贵字画为由,获得出入汉斯办公室的机会。

  日本正在为攻打青岛做准备,潜伏青岛的日本情报站长松野一郎也在收集德军情报。卢璧辉得知德国人抓劳工上炮台山修工事的消息,准备冒险上山探访。左天亮为了讨好卢璧辉独闯炮台山要塞,在即将被德国兵击毙的之时,松野的助手田保出手相救。

  为了搞乱局势掩盖搜集情报的秘密行动,松野以卢璧辉为目标制造了一起枪击案,左天亮为保护卢璧辉负伤,卢璧辉大为感动。这一枪,无形之中帮助卢敬夫得到了跑马场的经营权。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4集

  卢敬夫采用卢璧辉的建议,将英国赌马博彩的机制引进青岛跑马场,青岛立刻掀起了赌马热潮。第一次博彩赛马,左天亮夺得冠军,成了青岛港有名的“黑旋风”,而第一个中大奖的人竟然是柳举人。

  德国人为防止泄露炮台山机密,准备在工程完工之日将所有劳工秘密处死,其中包括左天一和武子。左天一和武子在即将被处死之前打开那个秘密逃生口。秘密通道里,左天一和武子冲破重重关卡终于到了海边,他们已经听到了海浪的声音,看到了洞口外面朦胧的月光。他们兴奋地冲向洞口,迎着海风和月光狂呼乱叫,迎面而来的却是汉斯黑洞洞的枪口。左天一和武子被判处死刑,捆在绞刑架上,示众三天后绞死。

  就在汉斯准备绞死左天一的时候,德国总督带着恭亲王、哈四爷来参观炮台山。哈四爷无意中发现了被打得血肉模糊的图苏里和武子,恭亲王悲喜交集地恳请老麦释放他们。老麦答应了恭亲王的请求,把他们送进德国医院治疗。

  带着炮台山机密的左天一和武子成了德国人心中的一根刺,碍于恭亲王的势力,老麦想出了医疗事故的阴谋。德国医生每天给左天一和武子打针,两个人开始浑身无力,昏昏欲睡。左天一警觉起来,但无奈动弹不得。

  就在这个时候卢璧辉来了,她在一个德国朋友的帮助下化妆成一个护士进入左天一的病房。她本意是想来探寻一点炮台山的情况,给《民声报》写文章。半昏迷状态下的左天一从卢璧辉那双天使般的眼睛里看到了希望,向卢璧辉投去求救的目光。

  松野也得知德国医院住进两个炮台山苦力的消息,他立刻派田保去医院打探情况。此事引起麦尔瓦德克的不安,遂即命令德国医生加大药量……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5集

  就在左天一命悬一线之际,《民声报》头版头条发表卢璧辉的文章,文章大力赞扬老麦的人道主义精神,并透露了炮台山苦力受伤被老麦送进德国医院治疗的情况。青岛各界敲锣打鼓给老麦送匾送花表示感谢,并纷纷到医院慰问左天一和武子。老麦哭笑不得,只能顺水推舟,让恭亲王领左天一和武子出院回家。

  这件事惹怒了老麦,他撕毁了与卢敬夫的合同,制造了一个“渔翁得利”的骗局。他让卢公馆和恭王府各出一匹马比赛,三局两胜者获得跑马场经营权。恭亲王的智囊哈四爷制定了一个“三英战吕布”的谋略,卢敬夫一方只能被动应战。

  决定跑马场命运的第一场赛马开始了,志在必得的左天亮黑衣黑马首先登场。可是没想到代表恭王府出马的却是柳举人,而他骑的马竟然又矮又小。卢敬夫一脸困惑,恭亲王却面带讥笑。原来这正是哈四爷“三英战吕布”的第一招,出奇制胜。柳举人骑的是一匹发情的母马,惹得左天亮的大黑马跟在屁股后面活蹦乱跳但就是不愿意超前一步。

  左天一瘸着一条腿在基督教堂找到卢碧辉,他告诉卢璧辉他要对德国人“耍流氓”。 他和武子先是潜入炮台山,在德国兵的牛奶桶里放了一把泻药,使整个要塞的德国兵集体拉肚子,炮台山变成一个大粪场。

  第二场赛马,跑马场杂役八姑的在哈四爷的马槽里放入“醉马草”,哈四爷的马在比赛时四肢疲软,左天亮扳回一局。被胜利冲昏头脑的左天亮拿着红棉袄和金戒指去卢公馆求亲,被卢璧辉无情地回绝。

  最后一场赛马之前,恭亲王请左天一迎战卢公馆骑师黑旋风,没想到遭到左天一的回绝,因为他根本无心赛马,他一心要回北京找袁世凯报仇。

  松野的女儿,美丽而纯洁的秋子从日本来到了青岛,并且带了一匹名叫樱花的宝马。为了诱使左天一参赛,恭亲王决定向松野借马。尤拉咖啡馆里,左天一却跟“黑旋风”打了起来……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6集

  左天一突然决定赛马,让恭亲王喜出望外。然而在比赛前的最后一刻,他得知他的对手黑旋风竟然是左天亮,他义父的儿子,天一再次陷入两难……

  决定跑马场归属的比赛即将开始了,求胜心切的左天亮焦躁不安地站在起跑点上等待哈四爷出场,而哈四爷竟然神态自若地坐在看台上。卢氏兄妹大惑不解,看客们瞠目结舌,骑师会是谁呢?这时候柳举人又出场了,不过这次他不是骑师而是马童,骑师却是个一袭白衣的瘸子,而他的坐骑正是秋子的宝马樱花。

  左天一的出场让所有人惊呆了,当然最惊讶的还是卢璧辉。她绝然没想到那个已经令她神不守舍的人竟然会出现跑马场上,并且以敌对阵营的身份跟自己的阵营决战。比赛很快就没有悬念了,白衣白马的左天一以绝对的优势遥遥领先黑衣黑马的左天亮。卢氏兄妹近乎绝望地闭上眼睛,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一幕出现了,左天一的马突然减速,左天亮抓紧机会冲上去,最后两个人并驾齐驱,平局。

  这个结局出乎所有人意料,恭亲王十分惋惜,因为到手的摇钱树又跑了。卢敬夫大大松了一口气,因为这给他争取了宝贵的再战时机。但哈四爷看出了其中的门道,他明白这是左天一有意让了左天亮。卢璧辉对左天一的身份产生了好奇,在不断的逼问下,终于知道左天一就是刺袁英雄图苏里,内心对他充满崇拜。

  图苏里改名左天一躲在青岛的消息传到了袁克定的耳朵里,袁克定下令不惜一切手段除掉左天一。

  在码头上扛大包的武子已经成了苦力头儿,并且收了个徒弟小三子。俩人除了扛大包外还干点儿小偷小摸的营生。在松野家的仓库里,武子本来想给徒弟偷个樱花玩偶玩玩,没想到摸出来的却是一把日制NAMBARU手枪。武子还没愣过神来就被前来取货的田保抓住。

  秋子跟随松野来到码头,她骑的马突然失控。恰在此时小三子带着左天一赶到,左天一施展左家鞭制服惊马,将秋子救下,作为交换条件,松野下令放了武子。

  松野热情地在家里设宴答谢左天一。秋子曾在跑马场领略过左天一的风采,早已对这个白马王子心旷神怡,现在他又成了自己的救命恩人,这岂非天意?当然松野却别有用心,他要用女儿的心紧紧拴住左天一,挑动这个白马王子跟黑旋风使劲恶斗,斗得翻江倒海,天昏地暗,他好浑水摸鱼。

  左天一和武子把一个马蜂窝偷偷放进德国兵营的马厩里,使几十匹德国战马被蜜蜂蜇伤。卢碧辉明白这是左天一戏耍德国人的最后一出戏,也是他要离开青岛的信号。卢敬夫跟左天一做了一次长谈,他邀请左天一到他的跑马场做骑师。左天一明确告诉卢敬夫,他并不想当骑师,有一个更大的使命在等待着他,他要回北京刺杀袁世凯……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7集

  秋子为了接近左天一,借口拜左天一为师学骑马。面对秋子的顽强攻势左天一无奈,只得勉强答应教她骑马。

  袁克定派杀手前往青岛暗杀左天一,关键时刻被左天亮出手相救,左天一对左天亮充满感激,却遭受了左天亮一通辱骂。

  总督麦尔瓦德克下令秘密逮捕武子,松野得知消息后命令田保赶在德国人之前杀死武子灭口,以防泄露偷运枪支的秘密。几个日本浪人找到刚刚下班的武子,武子躲闪不及被刺中腹部。小三子在扭打中扯下一块衣料,而这块衣料也就成为日后向日本人复仇的重要证据。武子死了,左天一满怀悲愤埋葬了武子,他决定找到杀害武子的凶手,为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报仇。

  争夺跑马场的加赛就要开始了,左天亮咬牙切齿地发誓一定要战胜左天一,夺得跑马场,夺得卢璧辉。就在这场万众期待的巅峰对决开始前,麦尔瓦德克突然宣布取消比赛。麦尔瓦德克决定用另一种方式决定跑马场的经营权——竞标。竞标下暗藏的玄机被卢敬夫和恭亲王发觉,双方按兵不动。

  左天一已经察觉到杀害武子的真正元凶是松野,他酝酿了一个把松野一伙一锅端的计划,故意亲近秋子打探松野的行踪。谁知左天亮跑来搅局,两人大打出手。

  刺杀左天一行动失败,袁克定通过政治手段引渡左天一。消息传来,正中德国人心思,老麦将左天一逮捕,用这枚棋子逼得恭亲王和卢敬夫倾家荡产争夺跑马场……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8集

  秋子听说左天一被捕的消息当然也坐不住,他逼迫松野帮助恭亲王参加竞标。但松野并非真心帮助恭亲王,而是要挑动恭亲王与卢敬夫二虎相斗,两败俱伤。为了营救左天一,卢璧辉和秋子费尽了心思。这两个爱情上的对手各自剖白了自己对左天一的心思,却又不得不以一个“傻”字评价对方。

  竞标那天,松野没有到场。不知所以然的恭亲王像打了鸡血似地跟卢敬夫拼命抬价,幸亏哈四爷揭穿了松野的诡计,恭亲王才不得不停止跟卢敬夫的残杀,但是为时已晚,恭亲王的愚蠢弄得卢敬夫多花了二十万冤枉钱,他自己一无所获,而卢敬夫虽得到了跑马场,也元气大伤。

  左天一出狱了,他又一次走进跑马场。卢敬夫不失时机地把博彩由大马票制改成投注制,左氏双雄的再次大战引起青岛市民的浓厚兴趣,看台上座无虚席。卢璧辉和秋子各自抱着一束鲜花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投注制的第一场赛马,左天一以无可争议的优势夺冠,两个女人,两束鲜花同时投进左天一怀里。

  此时,逃难中的左小妹被人贩子拐卖到胶州一个老地主家。老地主的儿子即将病死,要娶一个女人陪葬。左小妹醒来后要拼死逃跑,善良的老妈子王妈劝住了她,逃跑需要等待时机……

  卢璧辉深陷在与左天一的甜蜜爱情中,兴奋地回到家里,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从内室走出来,上官志。他此次是接受孙中山的委派到青岛来组织革命党支部的。就在卢璧辉惊诧不已之际,上官志告诉她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左天一就是那个导致刺袁失败,导致四五个同伴血洒鸿远茶楼的叛徒。卢璧辉被震得目瞪口呆,但更令她惊诧的是上官志竟然命令她亲手处决左天一,以表明她对革命党的忠诚。

  卢璧辉找到左天一,如实地把上官志的命令告诉他。左天一出奇地冷静,他说上官志让他死,他毫无怨言,他只恨没有见到上官志一面,当面向他道歉。他希望卢氏兄妹在他死去以后帮助他完成那个心愿,为武子报仇。说完,他举起手枪,果敢地顶着自己脑门扣动扳机。但,那枪并没有响,里面没装子弹。卢氏兄妹以这样的方式考验了左天一,并坚信上官志误会了他。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9集

  老麦已经得到日本人准备攻打青岛的情报,为加强军备他又打起加税的主意。卢敬夫据理力争,在他的坚持下,老麦只得妥协,税收减少一半。不过这一半要放到一个特殊的账号里,名为:青岛民生救济专款。这笔钱得老麦和马会会长同时签字才能动用。

  秋子对左天一的深情启发了松野,他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邀请左天一搬进他家。当然松野这一招是他的一石双鸟之计,他要以此离间左天一和恭亲王的关系,在青岛制造更大的混乱,以掩盖他们的秘密活动。左天一为了给武子报仇,需要接近松野,却苦于没有离开恭王府的适当时机。

  哈四爷找到传教士卫礼贤游说老麦把跑马场交给恭亲王,但卫礼贤给恭亲王的答复是,由于左天一跟秋子不清不白的关系,致使老麦对恭亲王产生了怀疑,本来应该给恭亲王的跑马场不得不给了卢敬夫。恭亲王怒火中烧,他把几年来积蓄在心头的所有愤恨一股脑发泄到左天一身上。左天一终于找到离开恭王府的最佳时机。

  左天一住进秋子家,对卢璧辉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左天亮终于又找到惩治左天一的理由,在卢璧辉办的难民救济所里,趁左天一不注意,一闷棍打在左天一脚踝上。

  左天一一瘸一拐地回到松野家,秋子心痛得泪如雨下,但左天一却暗自高兴,因为他需要一个伪装来蒙蔽松野和田保。果然,松野放松了警惕。第二天,左天一的伤势恶化了,脚脖子肿得像个大萝卜。松野跑到跑马场把左天一被左天亮打伤的消息当众捅出去。马迷们义愤填膺,纷纷要求退票。卢氏兄妹焦头烂额,左天亮狼狈不堪。

  松野已经搞清了德军的海岸布防,田保也将暴动用的武器藏匿在一个山洞里。他还拿着一支崂山特有的耐冬花兴冲冲地告诉松野,他在崂山脚下发现一个大海滩,足以让千军万马登陆。当然,他们所说的一切都被左天一偷听到了,第二天,趁松野带着田保去勘察海滩的时候,左天一略施小计进入松野的书房,他看到一张神秘的图画,这张图他看不懂,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肯定与藏匿武器的山洞有关。曾经红红火火的跑马场因为左天一的离开逐渐冷落,此时,柳举人牵着他的马又来到了跑马场……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10集

  带着秋子来看赛马的左天一把一张纸交给卢璧辉,他说这是他索赔的“账单”。卢璧辉把“账单”交给卢敬夫时,卢敬夫喜笑颜开。他凭着对青岛地形的了解,判断出那张图上画的就是松野他们藏匿武器的山洞,这个山洞的具体位置在贮水山西侧的山腰上。

  深夜,卢敬夫带着左天亮离开卢公馆,放心不下的卢璧辉尾随其后来到贮水山。刚到贮水山卢璧辉就被两个日本浪人挺刀架住脖子。万分危急关头,从树丛中跳出两个人杀死日本人,救了卢璧辉。救他的人更让卢璧辉惊诧不已,是武子和他的徒弟小三子。原来武子并没有死,是卢敬夫巧妙地安排他躲藏起来,以免被日本人追杀。现在他们奉卢敬夫之命,前来端日本人的贼窝。两路兵马会齐,终于找到日本人藏匿在山洞里的武器。卢敬夫决定:把所有武器和剩下的一个日本浪人送给麦尔瓦德克,让德国人与日本人狗咬狗。

  老麦下令全城逮捕松野,但松野事先得到消息,带在秋子匆匆乘一艘渔船逃跑了。左天一带着武子急切地回到松野家,屋里屋外已是一片狼藉。无意中,左天一在秋子卧室门上看到一张图画,上面画着一只随风飘去的小帆船。左天一明白了秋子的意图,他和武子骑马来到海边,无限惆怅地望着波涛汹涌的大海。孰知,他们竟然看到波涛万顷的大海上漂浮着一个小黑点,海上漂着的那个小黑点正是秋子,当她在逃亡的渔船上看到岸边大白马的身影时,她就义无反顾地跳入大海中。左天一救起秋子并把她安顿在哈四爷给他准备的小屋里,俨然成了护花使者。

  胶州老地主的儿子终于死了,左小妹立即被捆起来,净身更衣,准备与地主儿子一同下葬。下葬前的晚上,陈管家对左小妹起了坏心。幸亏善良的王妈,她帮助左小妹制住陈管家,带着左小妹跟儿子王祥一同逃往青岛。

  左天一脚伤上不了场,跑马场成了左天亮一个人的天下,但观众不买他的账。眼看卢敬夫几年的心血,还有他实业救国的大业就要泡汤了,卢璧辉急得眼泪汪汪。左天一得知消息后写了一份挑战书,让武子送往卢公馆。卢敬夫看见挑战书明白了左天一的心计。他告诉左天亮,左天一这是以他的腿为代价挽救跑马场。他欣慰地对卢璧辉说,左天一成熟了,现在他的眼睛不再仅仅盯着自己了。

  卢璧辉在《民声报》上头版头条把左天一挑战左天亮的消息发表出去,立刻在全城掀起一股空前的热潮。小青岛万人空巷,跑马场一票难求。

  但是左天一的脚伤使他无法超越左天亮,他每一次加力都要忍受巨大的痛苦,而他的每一丝痛苦都紧紧牵动着卢璧辉的心。左天亮一路领先,冲到最后直道的时候,他已经把左天一甩在后面三四个马身,他的脸上露出久违了的笑容。但是奇迹还是发生了,左天一在最后时刻,咬紧牙关,优美的身姿如同在空中飞腾。卢璧辉像小鸟一样向左天一飞去,可是,左天一却一下子栽倒在地……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11集

  卢敬夫突然辞去马会会长职务,把跑马场交还给老麦。当然,并不是他支撑不下去,而是他得到消息,日本向德国宣战了。一旦战争爆发,青岛的一切,包括跑马场,都会被德国当局无偿征用。在卢璧辉的劝告下卢敬夫迅速把跑马场的账目处理完,只有一笔他没来得及处理,那笔由他和老麦共同签字才能生效的青岛民生救济款。

  恭亲王如愿以偿了,他终于当上马会会长,花重金从老麦手里买下跑马场经营权。不过他并不知道,老麦卖给他只是一棵画在纸上的摇钱树。就在恭亲王大摆宴席,庆贺胜利的那天晚上日德战争爆发了。

  恭亲王接手的跑马场还没来得及开张,就被日军的炮火打成一片乱窟窿。老麦下令征用青岛所有的马匹,就连恭亲王和那些遗老们的马车都在劫难逃。恭亲王这才明白,自己被麦尔瓦德克骗了,他陪进去的钱顷刻之间变成老麦的炮弹皮。在隆隆的炮火声中,左小妹跟着王妈和王祥来到青岛,找到武子住的贫民窟,他们要来投奔一个叫钱海的亲戚,可是钱海早已搬走了。正在一筹莫展之际,武子砸开了钱海门上的锁,我做主了,你们住下吧。仨人总算有了个落脚之处。卢敬夫和卢璧辉在礼贤书院办起一个难民救济站,每天都有许多被打死打伤的中国百姓抬进抬出,每天都有无数被战火摧毁家园的人前来寻求庇护。

  左天一带着秋子也来了,可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两个趁火打劫的无赖,就是那两个曾经带着德国警察把左天一和武子抓到炮台山的歪瓜、劣枣。左天一狠狠地教训了他们一番,他们又故伎重演,再次搬来德国兵要抓走左天一。德国兵没有抓走左天一,他们认出了这位大名鼎鼎的骑师,但他们要抓走大白马樱花。秋子急了,情急之中骂了一句日本话,德国兵立刻像恶狼一样扑向秋子……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12集

  德国人识破了秋子的日本人身份,卢璧辉和左天一都奋力营救,但无济于事,德国兵说什么也要逮捕这个日本奸细。幸亏卢敬夫请来卫礼贤,总算把德国兵哄走,但樱花还是被征用了。老麦在炮台山看到了正在拉弹药车的樱花,他猛然想起,这是左天一的坐骑,是日本女孩秋子的马。他立刻派兵包围了左天一家,幸亏左天一和秋子早走一步,德国兵扑了个空。

  左天一无奈之中把秋子打扮成一个乡下妇女,俩人一起藏到武子家。可谁想到,歪瓜劣枣又告密了,他们带着德国兵扑向武子家。幸亏小三子提前一步告之,左天一和秋子在武子的掩护下又逃脱了。这次,他们逃到卢公馆。德国兵没有发现,老麦也没有想到,秋子终于安全了。

  在这兵荒马乱之际左天亮只好回到自己的家里,精心呵护那匹大黑马。岂料,歪瓜劣枣向老麦举报左天亮私藏马匹。德国兵包围了左天亮的家,左天亮一怒之下杀了歪瓜劣枣,越墙逃了。

  日本人在松野的带领下,避开德国人强大的海岸炮火,从崂山仰口湾登陆,然后直插德军陆地防线。日本人占领了青岛,松野摇身一变成为治理青岛治安的宪兵司令。跑马场毁于炮火,青岛经济一片萧条。为了在青岛营造一种歌舞升平的假象,松野一郎决定重新启动跑马场。而启动跑马场最重要的一环就是让头号骑师左天一重回跑马场赛马。松野又是封官又是许愿,甚至以秋子为诱饵劝说左天一,但左天一一口回绝,今生今世不再踏足跑马场。左天一不想屈服于日本人的统治,要离开青岛这个地方,去广州找孙先生一起干革命。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13集

  正在左天一要离开的当口,卢敬夫忽然接到一个电报:袁世凯居然与日本人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二十一条”的签订以极其迅猛的速度传到了青岛的大街小巷,青岛上下无不为之骇然。卢敬夫在齐燕会馆召开抗议“二十一条” 集会,带领青岛民众示威游行,并发动抵制日货。松野决定抓捕卢敬夫。但这个消息被秋子听到了,她抢先一步把消息告诉了左天一。

  左天一把卢敬夫藏到尤拉太太的咖啡馆里,把卢敬夫装扮成一个俄国海员,并决定把卢敬夫送上一艘去美国的俄国轮船。

  卢敬夫在临走前告诉左天一,在马会的账上有一笔“青岛民生救济款”,战前没来得及处理,这笔前决不能落到日本人手里。并要求左天一在他没回来之前不能离开青岛。卢敬夫混在一群俄国海员堆里,上了尤拉太太的马车,海员们一路高歌来到码头,谁知就在他们即将登船的时候田保带领宪兵赶到了,码头上,田保似乎发现了什么情况,正在准备逐一检查的时候,左天一急中生智,让武子偷跑了尤拉太太的马车。尤拉太太趁机大呼小叫引开田保,卢敬夫终于脱险。

  为了拒绝重返跑马场,左天一与松野的意志搏斗开始了,他的第一招就令松野始料不及——到码头上扛大包做劳力。松野找到左天亮,他抓住左天亮一心想做上等人的心理,委任左天亮当跑马场的头牌骑师。松野以非法开办纺织厂,违犯日本军事管制罪逮捕卢璧辉……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14集

  松野想利用卢璧辉逼迫天一回跑马场,左天一巧妙地利用秋子的关系化解了松野的阴谋。眼见左天一坚决不回跑马场,松野让左天亮威迫码头上的大把头把左天一赶出码头。左天一回到家中,而此刻两个神秘的黑影爬上墙头。原来袁世凯得知了左天一的消息,派了两个神枪手来取左天一人头,就在两个枪手准备下手的时候,一群码头工友来到左天一家,左天一和他们朝夕相处已经成了好朋友。两个枪手只得悄然离开。左天一派武子摸清了两个枪手的来历,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解除了枪手的武装。

  秋子无意中提醒了松野:如果能找到樱花,左天一说不定会动心。松野命令田保寻找樱花,但田保没找到,武子却在一家大烟馆外找到了。大白马樱花完全失去了昔日的风采,沦为拉车的驮马。左天一和武子巧妙地利用日本宪兵搜查大烟馆之际,救出樱花。秋子和左天一骑着樱花驰骋在海边,一时忘记了所有的忧愁。

  松野造访了恭王府,聘请恭亲王出任马会会长。企图利用他和左天一的叔侄关系来迫使左天一出马。但令他惊讶的是竟然遭到恭亲王的严词拒绝。此时恰逢京剧名伶月上红来到青岛,并在大戏院挂牌演出。左天亮无意中告诉松野,月上红是恭亲王的红颜知己,松野如获至宝,他决定杀鸡儆猴……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15集

  恭亲王看透了松野挂羊头卖狗肉的鬼把戏,决不当日本人的傀儡。哈四爷看出了松野的心计,他毅然挺身而出,替顶恭亲王出任马会会长。左天一闻讯前来质问哈四爷为什么替日本人涂脂抹粉?哈四爷侃侃而谈:与日本人做对,仅仅靠独善其身是远远不够的,被动、消极的对抗只会使自己永远处于不利的地位。

  日本占领青岛后的第一场赛马终于开锣了,跑马场人山人海,连日本占领军的最高长官由比光卫也出席观看。但出人意料的是偌大的跑马场只有左天亮一个骑师,只有樱花一匹马出赛。哈四爷搞的这场独马赛,让中国人乐翻了天,让日本人丢尽了脸,也让左天一领略了哈四爷的胆量和智慧。左天一觉得哈四爷是处理民生救济款的最好人选。

  王妈病了,为了给王妈买药治病,左小妹在邻居的介绍下找了一份在厨房帮工的活儿。左小妹打工的地方叫翠红楼,是青岛最有名的妓院,而妓院的大管家竟然就是胶州地主庄园的那个陈管家。陈管家再次绑架了左小妹,逼迫左小妹与他同床共枕。王祥向武子求救,在翠红楼门口,听到里面传来的呼救声,左天一辨认出那个被绑架的人就是左小妹……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16集

  为救左小妹,左天一向松野求救,松野答应只要你重回跑马场,我就把被绑架的人救出来。为了左小妹,左天一只好低下自己倔强的头。

  左天一重回跑马场的消息立刻传遍青岛,赛马那天,跑马场人潮如涌。左天一出场前,把一把匕首悄悄别在腰间。赛马开始了,左天一一路狂奔,遥遥领先,但就在即将到达终点的时候,他突然一勒马,巨大的惯性将他高高地抛向天空,他的身体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重重地落在地上。那把匕首深深地插进他的腹部,殷红的血洒满跑道,染红他白色的战袍。“士可杀不可辱”,说完便昏死过去。

  左天一宁死不屈的壮举感动了跑马场所有的人,同时也如同一枚重磅炸弹,彻底摧毁了松野征服左天一的打算。他气急败坏地命令田保带人到医院去消灭左天一。卢璧辉临危不乱,指挥武子、左天亮、左小妹等人粉碎了田保的一番又一番暗杀……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17集

  左天一在卢璧辉的巧妙安排下,顺利躲过松野的眼线,成功逃离青岛。松野怀疑左天亮将天一藏到崂山,派兵搜查崂山却一无所获。此时北京传来袁世凯暴毙的消息,卢璧辉在报纸上呼吁废除二十一条。松野抓住这个时机,以逮捕卢璧辉来要挟左天亮回跑马场重开跑马场。

  精通八卦的哈四爷为松野的第二场赛马选了一个“黄道吉日”,开场前还风和日丽,但突然之间风云变幻,雷雨交加,整个跑马场立刻变成一片汪洋。

  王妈死了,临死前她恳请左小妹嫁给王祥,善良的左小妹含泪答应了王妈的恳请。但就在婚礼那天晚上王祥被日本兵车撞死,可怜的左小妹还没完婚就成了“寡妇”。

  左天一带着十几匹伊犁马从养马岛归来,与松野展开争夺跑马场实际控制权的“厮杀”。每场赛马都被左天一的马囊括了全部奖牌和奖金,跑马场成了左天一的钱库。松野气得眼都红了,他恨不得立刻把左天一抓起来,但苦于没有借口。

  在卢璧辉的支持下,小妹茶馆开张,成为青岛另一道风景线。

  深夜,樱花被盗,松野苦无头绪,左天一隐隐察觉出盗马之人……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18集

  松野发现马会账上的民生救济款不翼而飞,松野立刻逮捕左天一并让左天亮哈四爷“请”到宪兵队,逼迫他们交出宝马和巨款。卢璧辉在齐燕会馆召开抗议大会,要求日本人释放左天一。松野闻讯,派宪兵队包围了齐燕会馆,企图以武力恐吓抗议民众。但令松野意料不到的是秋子也加入了抗议队伍,松野骑虎难下。

  松野在由比光卫的巨大压力下丧失了理智,他命令田保开枪镇压,连自己的女儿也格杀勿论。眼看一场血性的屠杀在所难免,万分危急关头,哈四爷挺身而出,把盗款的事揽到自己身上。一场危机化解了,但哈四爷被关进牢房。松野使尽各种手段都无法迫使哈四爷交出那笔巨款,最后决定在跑马场枪毙哈四爷,杀一儆百。于此同时大家误认为是左天亮出卖了哈四爷,左天亮从此成为人人喊打的叛徒。

  松野眼见秋子对左天一的感情日益加深,甚至成为了自己统治青岛、镇压起义的障碍,将秋子赶回日本。

  为救四爷,左天一来到狱中……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19集

  松野料想哈四爷一定会将巨款的去向告诉左天一,躲在隔壁牢房偷听,但他听到的却是哈四爷的嬉笑怒骂。最后哈四爷用《周易》里的一句卦语把那笔巨款的去向暗示给左天一。

  行刑当天,左天一、卢璧辉和恭亲王带领成百上千的民众前来为哈四爷送行。在一片“四爷走好”的呼喊中,狂风怒号,飞沙卷着黄白纸钱漫天飞舞……

  哈四爷临死前留给左天一的那句话是“图苏里,回去好好看书吧。”。左天一断定,那笔巨款的秘密就藏在这句话里。几经周折左天一终于推断出密码就藏在《周易》里的《洛书》里,但面对天书一般的《洛书》他和卢碧辉都一筹莫展。

  此时,青岛出现了一个专杀日本兵的夜行侠,事后总要留下一个标志性的符号——铁八卦。

  为了重建跑马场,松野任命左天亮为马会会长。陈管家投靠日本人,举报武子身上有枪,田保搜查武子的紧要一刻,一个秘密报告及时解了围……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20集

  左天一向卢璧辉讲述了《洛书》的精妙之处,二人推测密码就藏在洛书里,至于具体的排列次序却一时无法破解。夜行侠到处杀日本人,左天一却担心夜行侠的这种行为不仅不能为哈四爷报仇,反而会引起日本人更大的屠杀。果然松野下令满城搜捕与八卦相关的人,甚至连算卦先生和中药铺都不放过,松野断定夜行侠肯定是个铁匠,他把全城的铁匠统统抓起来。一个夜行侠搞得日本人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由比光卫在守备司令部里建立了一个秘密实验室,用活人做实验,而实验品全都是中国人。

  一天有个神秘人物出现在小妹茶馆里,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左天一的义父,左天亮和左小妹的亲生父亲——左啸林。一家人团聚后,左天一得知那个令日本人闻风丧胆的夜行侠就是左啸林。他劝左啸林停止那种义和团式的暗杀。但一心要为哈四爷报仇的左啸林一意孤行,他的下一个目标对准了出卖哈四爷的叛徒。可是他并不知道那个叛徒就是左天亮。多亏左天一的及时阻止,才避免了悲剧再生。得知自己的儿子成了叛徒,左啸林悲愤交加。

  为了诱使夜行侠出面,松野在跑马场设刑场枪毙两个无辜的铁匠。左啸林闻讯,命令左天亮跟随自己一起劫法场。左天一决意支开左啸林,自己赴刑场解救铁匠……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21集

  左天一只身赶赴刑场救人,当他到达跑马场的时候,跑马场已经挤满了人群。左天一拨开日本宪兵的刺刀,挡在两个铁匠前面。就在行刑手举枪的瞬间,跑马场响起一片“我是夜行侠”呼声,而带头的竟是卢璧辉。

  夜行侠左啸林在最关键的时刻现身跑马场,化解了又一场血流成河的危机。在宪兵队监狱里,松野从左啸林身上发现两大价值。第一,左啸林有一手高超的锻刀之术;第二,左啸林可以成为牵制左天一的锁链。松野命令软禁左啸林,并强迫他为自己打造一把日本武士刀。

  码头工友张宝贵告诉左天一,日本人把一整船的军火运到昔日德军炮台山,并把地下堡垒改造成军火库。左天一开始实施蓄谋已久的计划。他和武子巧妙地摆脱了密探的跟踪,潜入炮台山,从通风口放进一只点燃尾巴的野猫。

  日本军火库被炸了,爆炸声浪震得山摇地动,大火照亮了半个青岛。松野下令追查,目标最后锁定在炮台山日本兵营的一个中国胖厨师身上,这个胖厨师是武子的丐帮兄弟,也是炮台山爆炸的同谋。胖厨师咬断了自己的舌头,中断了松野的追查。武子被迫离开青岛,逃亡崂山……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22集

  陈管家投靠了松野,成为田保的助理。他狐假虎威,带着汉奸到处抓人。左天一决定狠狠整治陈管家一番。他让柳举人把偷来的樱花马掉包栽赃给陈管家。陈管家在跑马场的看牲口处捡了一匹枣红马,得意得去参加赛马。没想到被松野发现,那枣红马原来是被染了色的白马樱花。恼羞成怒的松野立刻把陈管家抓起来,狠狠打了一顿。

  左天一虽然惩罚了汉奸,但也给自己惹来更大的麻烦。陈管家一口咬定胖厨师是青岛的丐帮成员,而武子是丐帮的头领,因此,炮台山爆炸肯定与武子相关。松野立即下令逮捕武子,但武子早已逃到崂山去了。抓不到武子,就抓左天一,以左天一为诱饵,诱使武子下山。于是,左天一被秘密逮捕,关押在一个特殊的监狱里——松野官邸。

  松野把左天一关在秋子的房间里,企图用秋子的温情软化左天一的意志。左天一虽然不为之所动,但也无意间暴露了一个习惯:吹箫,通过箫声排遣内心的感情。

  卢璧辉想出一个营救左天一的办法,她让左天亮去找由比光卫,利用由比光卫与松野的不和,向松野施压,释放天一。左天亮由此发现了秘密实验室这个巨大的秘密……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23集

  由比光卫果然强令松野释放了左天一,但不是因为左天亮的求情,而是因为出席“巴黎和会”的日本特使马上要到青岛,他将带来一位日本著名骑师与左氏双雄赛马,以此营造歌舞升平的假象,欺骗国际社会。

  左天一趁松野接待日本特使之际,带领卢璧辉和左天亮乔装成日本兵闯进实验室,拍下了日本人残害中国人的种种罪行。但仓促之中,卢璧辉把一个胶卷盒遗落在实验室里。松野顺藤摸瓜,将目标锁定在了卢璧辉身上,他立刻派兵捉拿卢璧辉。但左天一抢先一步携卢璧辉逃出卢公馆。

  左啸林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松野牵制左天一的锁链,决定在关键的时刻以身殉国。他将一把左家刀交给左天一,对左天一说:如果天亮不离开日本人,就用这把刀杀了他……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24集

  左天一和卢璧辉在一个悬崖边被田保的骑兵追上,卢璧辉则毅然跳下了万丈悬崖。

  卢璧辉的死深深地刺痛了左天亮,他彻底认清了日本人的本性,他决定以自己的方式为卢碧辉报仇。

  为了营造歌舞升平的假象,松野举行了一场中日骑师共同参加的赛马。左天一和左天亮兄弟俩联手与日本骑士夏木仓健展开一场激烈的大赛,最终战胜了不可一世的夏目仓健。

  就在松野拉着左天亮和夏目仓健合影的时候,左啸林亮出了他给松野锻造的那把刀,不过那刀并不是松野期待的武士刀,而是一把刽子手用的鬼头刀。

  松野气急败坏,下令枪毙左啸林。左啸林高举着那把鬼头刀,慷慨陈词痛骂日本人的暴行和左天亮的卑劣,然后持刀自刎。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25集

  左啸林的死极大地触动了左天亮,同时也极大地触动了日本当局。面对中国人民各种各样的反抗,日本当局深知在青岛的统治难以持久,便开始了疯狂的掠夺。其中一招便是在青岛开设股票交易所。为此,松野成立了一个跑马场董事会,把恭亲王和左天亮都拉进董事会。在最关键的时刻,会场上出现了一个让松野意料不到的人——卢敬夫。不仅卢敬夫顺利的回到了青岛,死里逃生后的卢璧辉也悄悄与左天一取得了联系。

  两个日本兵死在铜锣台下,嘴里含着铁八卦,夜行侠再次出现在青岛,这个夜行侠又是谁?是左天一还是左天亮?

  取引所开张,由于青岛市民不懂股票,取引所门庭冷落。正在松野一筹莫展之际田保想到柳凤举这个夺得跑马场头彩的假举人。

  于是日本人利用柳举人把取引所塑造成一个一本万利的发横财的天堂。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26集

  对股票毫不知情的市民们蒙受欺骗,纷纷变卖财产购买股票。然而日本人最狡诈的阴谋是把跑马场推上市,企图利用跑马场股票抽空青岛人民的骨髓。

  卢敬夫的到来打乱了松野的如意算盘,致使把跑马场推上市的阴谋无法立刻实现。于是,他把目光投向恭亲王。他抓住恭亲王急于为小妾月上红买房子的心理,制造了一个甜蜜的陷阱。恭亲王禁不住金钱的诱惑举手同意了跑马场上市的提议。青岛人好像突然间被日本人投来的“肉包子”砸晕了头,所有人都在为股票疯狂,就连恭亲王也不听卢敬夫的劝阻,让柳举人当代理人做起股票生意,甚至把他所占的跑马场股份一股脑卖出。

  可是松野一郎并未舒展眉头,因为这天夜里,他的官邸闯入了两个黑衣刺客。两个刺客越过岗哨,杀死卫兵,直冲二楼松野卧室。田保带兵赶到,击退刺客。一个刺客中枪身亡,田保从他身上搜出一个与左啸林一样的铁八卦。夜行侠来杀松野了!

  为了打探情报,打破日本人在青岛的经济阴谋,卢璧辉以女佣身份潜伏到取引所老板松井家中,偷偷将情报送出来,《民声报》开始了反击……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27集

  因为股票的巨大利益,跑马场再次成为了青岛的一大热点,既是股民又是马迷,青岛民众被利益冲昏了头脑。《民声报》不断披露股票的内幕,可是疯狂的股民,不撞南墙不回头,卢璧辉的安全变得岌岌可危。

  为了阻止疯狂的股民,左天一和卢敬夫商议撤马。跑马场上的赛马都是卢敬夫的,此举无疑釜底抽薪,跑马场股票大跌。愤怒的股民将股票失意都宣泄到卢敬夫身上,危急时刻左天一挺身而出,力挽狂澜。

  松野带左天亮到松井家作客,一桌美味的中国餐引起了他对女佣的注意,卢璧辉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左天亮识破了卢璧辉的身份。危急关头,他帮助卢璧辉化解危机。卢璧辉趁机把一个更重要情报送出去:松井制造了一个天大的谎言,成千上万的日本人要乘船来青岛购买股票。一场更大的抢购狂潮被及时制止。松井见机,将炒到天价的股票全盘抛出,青岛百姓手里的股票转眼变成废纸。一时间青岛哀号一片,包括恭亲王在内的大部分人破产了。

  松野查出将取引所秘密披露在报纸上的正是卢璧辉,却苦于没有证据指正,哑口无言……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28集

  “五四运动”爆发了,众遗老向恭亲王请命复辟大清,却遭到恭亲王严词拒绝。左天一带领武子和张宝贵等码头工人焚烧了一条装满物资的日本军需船。青岛人在卢敬夫的带领下,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松野逮捕了卢敬夫,企图阻止中国人民的抗议活动。卢璧辉发动市民在大马路静坐示威,要求立刻释放卢敬夫。松野气红了眼,他命令田保带兵镇压,即使血流成河也在所不惜。

  国际考察团即将到青岛了,由比光卫不得不下令释放卢敬夫,因为,国际考察团指名道姓要跟卢敬夫会面。卢敬夫出狱后改变了策略,深入码头组织大罢工。于此同时左天一终于破解了哈四爷的密码,他快乐地吹起竹萧。但当他准备出门把秘密告诉卢敬夫的时候,被陈管家堵住去路。原来他的箫声透露了他心中的秘密,松野早已派陈管家在门外等候。

  松野逼迫左天一交出藏钱的密码,左天一像当年哈四爷一样嬉笑怒骂。松野气急败坏,下令在跑马场枪毙左天一。

  松野答应给左天亮枪支组建马队,条件却是由左天亮枪杀左天一……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29集

  行刑当日,武子带领崂山抗日武装混进人群中准备劫法场。当行刑手进入刑场的时候,人们惊讶地发现,那人竟然是左天亮。更令人惊讶的是,当左天亮举枪顶着左天一脑门的时候,秋子出现了,她的出现化解了左天一的危机,却让松野哭笑不得,原来她接到了卢璧辉求援的电报,从日本星夜兼程赶到刑场,救下左天一。就在松野气急败坏之际,武子把秋子劫持到崂山,留给松野一个口信,拿左天一换秋子。松野旋即派田保带领宪兵队到崂山剿灭武子。左天亮主动要求辅助田保,在崂山上左天亮不仅用离间计诱导田保杀死万恶的陈管家,而且还帮助武子杀死了大量的日本士兵。武子成功逃脱,秋子也回到青岛。

  国际考察团终于到了青岛,但他们的行踪一直被松野掩盖着。卢敬夫得到考察团要看左氏双雄赛马的消息,认定这是营救左天一唯一的机会。中国人和日本人都希望左天一出马参赛,却遭到左天一的严词拒绝。松野使用苦肉计,利用秋子劝说卢璧辉,卢璧辉被松野扣做人质……

跑马场分集剧情介绍 第30集(大结局)

  卢璧辉亲赴监狱劝说左天一,当左天一答应赛马后,卢璧辉被松野扣做人质。左天亮宴请崂山兄弟解救卢璧辉,却被卢敬夫阻止了,他不愿为了自己的妹妹而暴露大行动。

  赛马当日,国际考察团全员出席,松野已然做起他歌舞升平的美梦,但就在左天一和左天亮同时冲过终点线的时候,左天一将手中的马鞭交给了天亮,自己则挥舞“还我青岛”的旗帜冲向国际考察团所在主席台。卢敬夫振臂一挥,整个跑马场俨然变成一个抗议日军占领、呼吁“还我青岛”的海洋。

  秋子来到关押卢璧辉牢房,向卢璧辉做最后的告别。松野来到牢房,气势汹汹地要枪毙卢璧辉,但令他目瞪口呆的是,穿着卢璧辉衣服的竟然是秋子。由比光卫逼迫松野射杀秋子,秋子当着由比的面开枪自杀,死在了父亲的怀中。

  左天亮救出卢璧辉,左天一的马鞭顺利交到卢敬夫手中,从中取出左天一破解的密码。卢璧辉从瑞士银行取出那笔巨款,用于码头工人的大罢工。左天一在日本人残忍的报复下英勇就义。但更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暴发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