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王朝分集剧情介绍(1-34集)大结局_剧情简介 -

来源:馋电影   发布时间:2020-06-29 10:57:56   浏览次数:669
剑王朝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梁惊梦遭背叛含恨而死 丁宁为长孙浅雪驱除冰寒

  时逢乱世,群雄争霸天下,七国划疆而治,以修行强国。他们各有各的优势:蘅人长剑善舞,贤国重修器物,离国精通符道,默国专攻幽冥之术,惠国以丹药闻世 ,千烈国亦有云水宫和剑炉两大宗门镇守。天下修行者按实力划分为九境,每境又分上中下三品,相传至九境者,即可长生,是修行者毕生所求。蘅王元武野心勃勃,外征战内变法,一举覆灭了惠国和千烈国,大有一统天下之势。十年过去了,元武十一年秋,凤鸣城东鱼市,一骑轻骑往渡口而来,他就是原巴山剑场的叛徒宋神书,他请艄公帮自己摆渡过河,艄公爽快的答应了。

  船至水中央,宋神书觉得路线不对,他警觉的问艄公可是因为天气原因,艄公回答是因为他的原因,说完便亮出了寒光闪闪的宝剑,原来,艄公是丁宁所扮,他已在此等候多时了,为的就是除掉当年巴山剑场的背叛者。当年巴山剑场剑首梁惊梦,带着巴山弟子潜心修行苦练剑术,修为已经达到七境之高,又因品德高尚,深得百姓爱戴。适逢蘅王元武征战疆场,眼看寡不敌众将死于敌手,作为好兄弟的梁惊梦亲率一众巴山弟子,奋力厮杀,从敌军阵中救下了元武。当时蘅王感动之余,曾经动情的对梁惊梦说,大蘅的天下是自己的,也是他梁惊梦的,但是梁惊梦伸手揽过爱人叶甄,告诉蘅王,自己只要巴山剑场和叶甄足够。

剑王朝电视剧海报

  为犒劳巴山弟子救驾有功,元武在王宫里大摆酒宴,巴山弟子欢呼雀跃,唯有林煮酒深感不安,果然,元武忌惮梁惊梦功高盖主,在酒里下毒加害于众人,最可悲的是,梁惊梦心爱的女人叶甄也贪图富贵,和元武早已暗度陈仓,这极大的打击了梁惊梦,一代剑雄就这样在曾经的好兄弟和心爱的女人的合谋里,命丧黄泉。十年后,丁宁发誓要为梁惊梦和巴山弟子报此血海深仇,而受到株连的长孙浅雪也怀着同样的家国情仇,只是两人的修为目前还不能完全有胜算的把握,所以,长孙浅雪就在凤鸣城里开了家酒铺作掩护,一边打探消息,一边和丁宁加紧修炼,她的酒铺名字就叫梧桐落。

  十年间,江湖上出现了很多修为高超的剑客,功夫都达到了七境。蘅王元武树敌众多,所以急于将自己的修为再向高一层进阶,为此他闭关修炼,把朝政交给了王后叶甄,同时也委派了很多修为了得的高手环伺自己周围保护自己,位列十一侯最后的独孤侯也是一个厉害角色,他也在丁宁和长孙浅雪的诛杀之列。千烈国烈剑炉弟子赵斩在都城出现,王后叶甄急忙召回一直在海外修行的夜司首夜策冷回国除奸。夜策冷不负王后所托,以一人之力斩杀了赵斩,但是她从丁宁身旁策马而过的时候,丁宁发现她也受伤了。

  与此同时,长孙浅雪也在郊外截下了独孤侯,在损耗不少修为的情况下最终杀了独孤侯。丁宁回到酒铺,说到了夜策冷孤身杀死赵斩,并且自己已经受伤的情况,长孙浅雪知道,夜策冷的修为一定是到了七境之上的中品,她愈发觉得时不我待,便急急忙忙的命令丁宁赶紧洗洗在床上等自己,两人要加紧修炼了。两人修炼中,真气汇聚,丁宁感到长孙浅雪身上有重重的寒气,已经进入了虚幻的境地,于是急忙抱紧她,用自己身上的阳气为她驱寒。

剑王朝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夜策冷调查梧桐落 骊陵君想娶长孙浅雪

  一夜无语,长孙浅雪在丁宁的守护下悠悠转醒,她警告丁宁以后不能对自己如此无礼,否则自己会杀了他。丁宁却不以为然,他知道长孙浅雪不会轻易对自己这个外甥下狠手的。当年丁宁是梁惊梦的徒弟之一,长孙浅雪也在梁惊梦的指导下练就了九死蚕神功,并且长孙浅雪对梁惊梦一直有一种别样的情意,尽管梁惊梦心里只有叶甄。最后她的家族也因为与梁惊梦关系密切而受到株连,她实在为梁惊梦最后的结局感到不甘,丁宁也发誓为师复仇,两个人是同仇敌忾的。由于丁宁是梁惊梦的徒弟,所以他的辈分要低于浅雪,便对她以小姨相称。而由于梁惊梦的名气太大,即使死后朝廷也十分忌讳,以至于后人都不敢提及他的名字而用“那个人”来代替。

  烈剑炉排行第七的弟子赵斩已被夜策冷所杀,为了引出烈剑炉的其他弟子以便一网打尽,夜策冷吩咐手下密切关注赵斩死后前去拜祭的人。果然发现了烈剑炉的又一个弟子出现了,这次是位列第四的赵四先生。夜策冷闻风而动,立即赶往供奉赵斩等弟子灵位的烈剑炉祠堂,赵四已经修到第七境了,夜策冷与之交手,因技不如人而被赵四所伤,正在危急时刻,一个蒙面人杀进来救走了夜策冷。原来,此人是大浮水牢的看守陈玄,他一直对夜策冷关怀有加,这次对王上突然召回夜策冷感到事有蹊跷,他提醒夜策冷是不是王上另有所图。

  夜策冷被一语惊醒,陈玄推测王后召她回来,应该是为了孤山剑藏,因为他看管的水牢里,有一位巴山剑场的旧部,王上元武一直在提审这个人,拷问他孤山剑藏的下落。夜策冷追问那个人的名字,陈玄却欲言又止,原来,夜策冷当年也是巴山剑场的旧部,是梁惊梦的徒弟之一,陈玄担心她知道过多没有益处。梧桐落酒铺生意十分红火,大家不是为了喝酒而是因为美貌的老板娘长孙浅雪。这一日,酒铺来了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哥,他就是贤国王子骊陵君,由于他不得父王宠爱,所以流落在外不能回国继承大统,他一见貌美如花的长孙浅雪,便打起了小算盘,妄想把长孙浅雪骗回贤国,献给自己的父亲以换取父亲对自己的青睐。

  他的小九九怎么能逃得出丁宁的法眼,丁宁当众揭了他的老底,他只得灰溜溜的离开了,而叮咛的目的也达到了,他要用骊陵君引出幕后人物——两层楼的楼主王太虚。独孤侯和宋神书的尸体被发现了,天子脚下有人死于非命,这事不可小觑,夜策冷奉命彻查此事,手下告诉她,梧桐酒铺的老板娘和小伙计有点可疑,于是,夜策冷连夜来到梧桐酒铺查看,警惕的长孙浅雪略施小计,隐藏了自己的功力,但是墙上的一幅画却引起了夜策冷的怀疑。

剑王朝第3集分集剧情介绍

夜策冷和方侯交手身受重伤 王太虚带丁宁参加鸿门宴

  其实,那幅画是丁宁和浅雪记录他们杀死多少个巴山剑场的仇家的账本,所以浅雪略显紧张,但是,夜策冷并没有过多追究。她出了梧桐落,便命令手下先行离开,而自己则沿着无人的长街边走边思索。忽然一辆马车拦住了她的去路。位列十一侯之首的方侯,仗剑站在她的面前,因为夜策冷之前杀死了他的女婿慕容成,他来是向夜策冷讨回面子的。这方侯的修为已然到了第七境,夜策冷拼尽全力也只是忙于招架而已。最后仍然身受重伤。

  但是,方侯只是为了教训她一下而不想要她性命,在让夜策冷吃了自己一剑后,他便打马扬长而去。夜策冷受到重创,丁宁尾随其后试探虚实,被夜策冷一把抓住,丁宁露出破绽,夜策冷也知道了他是阳亢难返的体质,不适合修行,便对他放松了警惕,然后踉跄回到自己的住处,她知道这凤鸣城里,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想要了自己的命,所以自己必须变得更为强大,才能更好的活下去。这时门忽然打开,陈玄走了进来,关心的查看她的伤势,并为她带来了金疮药。

  其实,丁宁跟踪夜策冷,是因为他发现了长孙浅雪跟踪夜策冷自己不放心,他埋怨浅雪不该不顾危险的跟踪夜策冷,浅雪告诉丁宁夜策冷已经怀疑到梧桐落了。丁宁说自己的机会也快到了。不出丁宁所料,他的棋子来找他了,这个棋子就是两层楼的楼主王太虚。两层楼和锦林唐一向不和,因为争夺地盘多次发生火拼。近日,因两层楼的后台独孤侯被杀,锦林唐又一次找上门了,不过这次两层楼并未吃亏,杀了对方五十多人,今日,锦林唐找中间人晚上设宴说和,王太虚总觉得其中有诈,那日他在梧桐落看到丁宁三言两语说退骊陵君,感到他小小年纪思路敏捷,言语犀利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便过来相请,准备邀丁宁做自己的军师。丁宁提出自己可以帮他,但是王太虚要帮自己进入岷山剑宗成为修者。

  他分析锦林唐肯定有后台支持,这次宴会也是一个鸿门宴,王太虚要求他和自己一同参加。宴会上果然杀机四伏,多亏丁宁及时提醒,王太虚事先请白羊洞李先生帮忙,才杀了对方的杀手。对于丁宁一意孤行要成为一名修者的事,长孙浅雪是极力反对的,因为丁宁属于上阳亢难返之躯,不适宜修行,一不小心就可能丧命,但是丁宁一心想为师报仇,修行的事他心意已决。要进入岷山剑宗,必须先入白羊洞,两层楼派人把他送到白羊洞口,可是白羊洞的弟子们并不欢迎他,分别设置了几道关卡测试他。随之而来的青藤剑院的人,看不惯白羊洞人这样排外的作法,欲为丁宁抱不平,而丁宁却不为所动。

剑王朝第4集分集剧情介绍

丁宁被准许成为白羊洞弟子 天赋异禀丁宁竟然半日通玄

  丁宁正在通过白羊洞弟子的入门规矩测试。此时,白洋洞内李道机正向师兄也就是白羊洞主薛妄虚讲述丁宁的事,两人共同认为这可能是一个几十年不遇的好苗子,决心培养他成才。由于得罪了王后叶甄,白羊洞被朝廷并入青藤剑院,两家子弟可以同时出入白羊洞的经卷洞内学习,刚入门的弟子丁宁也被允许一同参加,他找到两本风马牛不相及的典籍学习,被青藤剑院的南宫彩菽质疑,但他不屑置辩。

  经过半日的学习修炼,天赋异禀的丁宁竟然半日通玄,打通气海进入修为第一境,这让大家对他刮目相看,更让李道机和薛妄虚喜出望外,按照洞主的交代,李道机赋予了他更多的便利,丁宁不但可以随时回到梧桐落,而且可以利用白羊洞的灵脉助力修行。南宫彩菽也对自己当初对他的质疑表示道歉,并请他帮助自己破解在修为中遇到的瓶颈,丁宁在经卷洞内找了两本典籍交给她,让她潜心修炼看看,果然南宫彩菽经过用心揣摩,竟然也打通真气,顿觉得恍然大悟了。

  青藤剑院祭剑训练在即,白羊洞并入之后,薛妄虚要求他的弟子也要参加祭剑训练,目的就是想参与角逐头等奖玉珀,青藤剑院的狄院长也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他吩咐徒弟端木,答应薛妄虚白羊洞的弟子可以参加,但是必须把白羊洞的灵脉助力修行也做为也做为奖项之一,两家弟子都可参与竞技。灵脉一直是白洋洞的镇宅之宝,被历代白羊洞弟子所珍重。当年,王后叶甄看上了灵脉,要求白羊洞献出灵脉为她培植灵莲,以助其修炼上乘修为。但是耿直不阿的白羊洞主薛妄虚却不愿意巴结权贵,他想办法把灵脉拆分成三股,以每股灵脉精气过少不足以供养灵莲为由,婉拒了王后,从而保住了灵脉,但是也得罪了王后。

  位列第十一位的独孤侯被杀,空缺出的侯位需要补充,大蘅国厉相把符合条件的人员名单报给王后,王后一眼就看中了在军中领兵的梁联,即可便召他回到都城,梁联回来后没有急于面见王后,而是详细的了解了两层楼和锦林唐的恩怨纠葛,一场更厉害的江湖纷争就要开始了。薛妄虚已经发现了丁宁不同寻常的潜质,为了光耀门楣,给白羊洞培养人才,他把当年梁惊梦用过的木花宝剑赠予丁宁,希望他能成为白羊洞日后的希望。丁宁拿到剑后思绪万千,他仿佛和这把剑有不解的渊源,决心用这把剑杀出一片天地。

剑王朝第5集分集剧情介绍

梁联出手对付两层楼 蘅王元武修成八境出关

  凤鸣城鱼市的交易,一般都经过商家大小姐之手。牵动各方关注的孤山剑藏,也成了交易的热门、先前是烈剑炉的赵四先生托她打听,后又有云水宫的白山水表示关注,这天,长孙浅雪也来和商大小姐会面,让她无论如何要把孤山剑藏交给自己。得到消息的白山水不请自来,两位绝色美女二话不说打成一片,剑来剑往,衣袂飞扬,最后还是长孙浅雪技不如人败下阵来,但是两个人其实是误会一场,白山水也是要找蘅王复仇的,她只是不相信长孙浅雪也有同样的目的。

  与此同时,虎狼军的首领梁联已经准备对两层楼下手了,他其实就是锦林唐的幕后指使,既然回到都城,又怎么可能放过与锦林唐为敌的两层楼呢?手下请示那位已经入了白羊洞的市井少年怎么办,梁联满脸杀机的说,一起死。当晚,江湖上便掀起了一场血腥风雨,两层楼的各个据点都被血洗,弟子死伤无数,王太虚也险些遭到暗算,多亏他修为高超才侥幸逃脱。从白羊洞赶回梧桐落的丁宁也遭到了埋伏,经过浴血奋战,他杀死了围攻自己的军中修者,但是最后出手的那个人功夫明显高于自己太多,正当他被打成重伤,生命垂危之际,两层楼弟子周三省及时赶来,二人合力杀死了那个修者,但是他们自己也身受重伤。

  消息传到白羊洞,洞主薛忘虚十分高兴,刚成为白羊洞弟子的丁宁凭借半日通玄的本事,竟然杀死了一个修为到三境的军中修者,实在是提振人心,不过这些人向两层楼等江湖门派大开杀戒,并且险些伤了自己好不容易培养的弟子丁宁,也该得到一些教训了,看来是该自己出关的时候了,不然那些对手还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呢。监天司首夜策冷调查头天晚上这起血案,发现被杀的人手腕上都刻有虎狼军的纹身标志,便确定这一定与梁联有关。

  身负重伤的丁宁逃回梧桐落,长孙浅雪一边为他包扎伤口,一边数落他惹是生非。但是她并没有把白山水和自己交锋的事告诉丁宁。第二天,周三省赶着马车来接丁宁去往白羊洞修练,当他掀开帘子的时候,发现王太虚已经坐在里面了,原来,王太虚老巢被毁准备前往白羊洞寻求庇护。半路上,他们的马车遭到了虎狼军的搜查,王太虚认出了为首的人正是昨天晚上袭击自己的那个杀手,目前他已身负重伤,估计这一关是过不去了,他叮嘱丁宁一会儿动起手来,不要出去帮他,保全自己要紧。说完就准备出去迎战,忽然听得车外一阵飞沙走石之声,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军士们一阵惨叫。

  丁宁掀开车帘一看不禁笑了,原来薛忘虚一身白衣,鹤发童颜的站在路中间,只听他朗声说道: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懂规矩的人在为难我白羊洞的人。说完轻移脚步,拉开架势把一把宝剑舞的滴水不漏,并启动意念练起了拨云换日的搬山境。一时间祥云笼罩,日月变色,看到的人无不惊奇称叹。那些军士们则被薛忘虚以真元境的功力打的无法招架,最后,薛忘虚轻松自如的跳上马车,与王太虚丁宁一同回到白羊洞。南宫彩菽专门等候丁宁以谢他点拨之情,说自己已经突破障碍,马上就到第三境了,丁宁介绍的典籍,让自己缩短了七年的修炼时间。

  梁联进宫拜见王后叶甄,被叶甄批评急于求成,不该连那个市井少年都不放过,乃至于惊动了薛忘虚。梁联因此愤愤不平,下朝后直接来到梧桐落准备再探究竟,却被一直跟踪的夜策冷拔剑相向,两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打的不可开交。难解难分之时,被陈玄劝阻,夜策冷认定梁联是一连串凶杀案的幕后真凶,梁联说如果怀疑自己,夜策冷也逃不了干系。原来夜策冷是当年梁惊梦的徒弟,而梁联则是梁惊梦的车夫。宫内,蘅王元武闭关多时,已经练就了八境真功,他,出关了。

剑王朝第6集分集剧情介绍

梁联放走云水宫樊卓 丁宁十日突破第二境

  早上,长孙浅雪起床后发现丁宁已经去白羊洞修炼了。桌子上是他写的便条,上面说,祭剑试炼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他一定要得到第一名的奖品青脂玉珀,好为小姨修行带来助力,最近自己可能都回不来了,让她自己照顾好自己,旁边还有他为自己熬好的粥和小菜。梁联还在为夜策冷针对自己十分生气,军师在一旁为他分析形势,王上倚重夜策冷,从海外召她回来辅佐朝廷,而王后马上就把他调入京师拱卫,即使不当侯,只要拥有自己的力量,一样可以活得很好。没有必要和夜策冷这样针锋相对。梁联也知道若论起出身,自己和夜策冷都和那个人脱不了干系。所以他听从了军师的建议,从追查白山水掌握的孤山剑藏入手,以建功立业取得王上信任。

  于是,他在云水宫的人经常出没的狮子巷里布下重兵,准备将包括白山水在内的云水宫的人一网打尽。而王后得到这个消息后,故意透漏给夜策冷,王上不解其意,王后解释说两队人马胜算更大。夜策冷得到消息后便带人前往,但是她嘱咐属下,梁联不出现,自己的人也不许出现。和往常一样,云水宫弟子樊卓又来狮子巷用餐,被梁联的人马团团包围,寡不敌众之际,白山水飞身杀入阵中,掩护樊卓先行逃走,自己也顺利撤离,等梁联和夜策冷一路追踪到湖边时,白山水早已乘一叶扁舟翩然而去。剩下梁联和夜策冷互相埋怨是对方放走了大逆白山水。

  樊卓因为身负重伤并未逃出梁联的包围圈,但是梁联在军师的劝说下放走了樊卓,目的是想如果封侯不成的情况下,为自己多留一条后路。朝堂之上,满朝文武因为杀了宋神书和独孤侯的凶手迟迟未能归案,而人心惶惶。这时已经修到八境的元武君临朝廷,威震八方,他对大家的担心不以为意,说自己已经练到了八境,即使梁惊梦亲自来也无所谓,更不要担心他的传人了,他斥责大臣们只为自己保命的私心。并在朝堂上当众责罚了追击大逆白山水不力的梁联,而夜策冷却并未受到责罚。

  长孙浅雪听到酒客们的议论得知,梁联因为放跑了白山水受到杖刑而被打的血肉模糊,心里若有所动。军中账内,药师正为梁联背上的杖伤敷药,忽然士兵来报说又发现了白山水的行踪,正在气头上的梁联立即带人追了过去,交手中,白山水竟然连连后退,招架不住梁联的攻击。忽然又一白衣女子从天而降,轻松的化解了梁联的剑法,原来后来的才是真正的白山水,她对着蒙面假冒自己的女子说,这样的修为也敢冒充自己,随后施法掀起一阵尘烟,风沙弥漫中梁联视线受阻,待他睁眼定睛看时,白山水和那位女子已经不知去向了。

  原来是长孙浅雪有意假冒白山水。目的就是向白山水表明与蘅王为敌的决心,可惜修为太差,不是白山水及时出现,可能会很危险,白山水不禁为她这样的执拗感慨万分。祭剑试炼的时间到了,白羊洞弟子和青藤剑院的弟子们集聚一堂,准备开始对决。丁宁还在修炼,等在外面的关中谢家姐弟也在这群弟子其中,弟弟谢长生和师兄打赌丁宁能达到一月练气的境界,姐姐谢柔却不相信,她当众宣称,若丁宁真能修成一月练气,自己就嫁给他。白羊洞大弟子姜黎领着丁宁匆匆赶来,他向大家宣布,丁宁仅用十日时间就已经突破第二境练气了。大家起哄谢柔要嫁给他的话,丁宁坚决不答应,谢柔却说自己一诺千金。南宫彩菽见丁宁没有答应谢柔,便放下心来,她悄悄的送给丁宁毅力丹药,让他以备不时之需。

剑王朝第7集分集剧情介绍

祭剑试炼如期举行 长孙浅雪踏上岷山剑宗

  青藤剑院一年一度的祭剑试炼就要开始了,试炼的目的就是把参与者放在困难重重的环境里,让他们发挥自身的修为,克服种种困难,最后优中选优,选出胜出者。今年由于白羊洞弟子的加入,竞争更加激烈,所以更有看头。青藤剑院的院长狄青眉和白羊洞的洞主薛忘虚以及李道机,早早就来到观察台,狄院长的徒弟端木向大家宣布了试炼规则。这次试炼是在祭剑峡谷里进行,参与者要想办法解决遇到的问题,包括自然条件和战胜修者,最后谁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指定位置,并且夺得其他修者身上的令牌最多者胜出,即为魁首。

  参加者要拽着青藤下到峡谷里。南宫彩菽关心的提醒丁宁,这次能有希望夺魁的是青藤剑院的何朝夕,白羊洞的姜黎和孙醒,而丁宁因为修炼时间短,在这样耗费精力的比赛中不占优势,让他当心点。丁宁谢过了她,便各执一根青藤顺势而下。峡谷里灌木丛生,虬枝纵横,一旦被灌木藤蔓所缠,不禁寸步难行,还有可能命丧于此。修者只得用剑斩断藤蔓,开出一条路走。丁宁则利用自己学过的野火剑经,迅速的烧断阻碍自己的藤蔓,顺利的通过了这一段路。并且把一个迎面遇到的竞争对手,也巧妙的领进这个地段,避开其锋芒,利用藤蔓缠住对手战胜了他,收获了他的令牌。

  看台设在悬崖上,视线极好,峡谷里的一动一静都尽收眼底,修为最浅的丁宁自然是大家关注的焦点。狄青眉和端木看他是怎样的败北,薛妄虚,李道机和谢家姐弟盼的是他怎样的胜出。这几个意见不合的观众不时为丁宁的表现或赞或贬,很是热闹。这时,为了增加试炼难度,狄院长命令在峡谷内释放狼烟,这是对修者真元和精力的一大考验。丁宁忽然觉得内火攻心,他的阳亢之体又发作了,正在奔跑的他赶忙坐了下来,启动内心的意念控制住了阳亢。南宫彩菽遇到了何朝夕,她自然不敌何朝夕的修为,但却没有知难而退,而是勇敢的上前和何朝夕过招,结果被何朝夕一剑击中,口吐鲜血。刚刚恢复如常的丁宁走到这里,他决心帮助南宫彩菽战胜何朝夕。

  此时,长孙浅雪来到了岷山剑宗,她要求见剑宗宗主百里素雪,净琉璃把她带到百里素雪面前,长孙浅雪陈述了自己的请求,她说那个人已经死了十年,但是他唯一的一个传人发誓要杀死蘅王为他报仇,为此不顾自己阳亢难返之躯,一意孤行入白羊洞修行,想以此为跳板进入岷山剑宗,得到继天剑诀,增加修为后达到目的。但是由于自身的体质他很可能在修炼中出现危险而性命不保。

  丁宁为了救南宫彩菽,不惜服下了对自己损伤很大的黄金丹药,瞬间增力无穷,加上何朝夕和南宫彩菽过招时已经丧失了大部分真元,已达三境修为的何朝夕竟然败于丁宁的剑下。而在旁边觊觎多时的孙醒则想趁机出来对丁宁发难,被大师兄姜黎制止,他说比武切搓固然重要,但是怎么都比不过同门情意,取得胜利不能乘人之危。孙醒只得暂且悻悻而去。长孙浅雪还在劝说百里素雪看在他和梁惊梦是兄弟的份上,拿出继天剑法送给丁宁,但是百里素雪不为所动,说自己已经和梁惊梦没有关系了,何况继天剑法只有剑宗的魁首才能有资格使用。

剑王朝第8集分集剧情介绍

丁宁夺得祭剑试炼第一名 蘅王元武欲利用九死蚕修炼九境

  这次祭剑试炼以三日为限,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丁宁查看自己的缴获的令牌,只是刚刚及格,要想争夺第一,显然是不可能的,他知道目前手里令牌最多的就是孙醒,为了给小姨拿到助力修行的青脂玉珀,他必须找到孙醒而且要战胜他。天色大亮,最后决战的时刻就要到了,台上的看客也紧张起来,得知丁宁仍然坚持到现在,青藤院长狄青眉一脸不高兴,薛妄虚提醒他,现在白羊洞已经并入青藤剑院,丁宁也是他狄青眉的弟子,做人心胸要开阔一点,不然怎么能做大事?狄青眉被他一语中的,顿时惊悟,两人不禁释怀大笑。

  大家关心的看着丁宁,却见他东走西走仿佛在寻找什么,都担心他遇到孙醒后遭遇惨败,没想到丁宁到处寻找的就是孙醒,两个人终于狭路相逢,孙醒自信满满根本对这个初出茅庐的丁宁不屑一顾。丁宁却志在必得第一,两个人言语之间多有不合,话不投机拔剑而战,孙醒的头两剑丁宁已经接的很吃力,但是他心意已决必须战胜孙醒,精神上的毅力支撑他一定要战斗下去,孙醒见丁宁连接自己两剑仍然气定神闲,不禁有些慌乱,为了打败丁宁他不惜使出阴招想一举废了丁宁的胳膊,没想到被丁宁识破计谋,反而将手中一把残剑舞的水泄不漏,剑也似乎懂得他的心事,招招都透着决绝,最后竟然反败为胜,破了孙醒的暗招,孙醒本人则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伤了手臂。

  此刻,峡谷里只剩下姜黎,南宫彩菽和丁宁,作为结束试炼的狼烟也冉冉升起,按照规则,剩下三人后胜负就已决出。三人回到看台处,端木检查他们各自的令牌,姜黎宅心仁厚,对谁都不忍下手,因此令牌只够及格,南宫彩菽缴获八块令牌,丁宁则有十三块为最多,成为当之无愧的首名,院长狄青眉亲自把一等奖的奖品青脂玉珀发给他。薛妄虚也为丁宁取得这样的成绩感到由衷的高兴。丁宁问他自己使用这把剑的来历,因为他手握剑的时候,总能感觉到剑的决绝。薛妄虚告诉他,这把剑的主人是当年巴山剑场的鄢心兰,因为不愿降伏于蘅王而被斩首,死前断此剑以铭志,剑懂主人心,当然剑剑都是决绝了。

  丁宁听了更加心爱这把残剑,他决心用它助自己明年踏上岷山剑宗。谢兰仍然对丁宁不死心,她也要准备和丁宁一起参加明年的岷山剑宗比赛。丁宁劝她不要对自己抱有幻想,说自己是抱病之躯没有未来,南宫彩菽和姜黎准备帮助丁宁参加明年的岷山论剑,以求延长他的生命。丁宁夺魁的消息传到了王宫里,叶甄不禁对这个市井少年有了兴趣,她带着容宫女来到梧桐落,说了希望丁宁归入自己门下的想法。长孙浅雪正要推辞,忽然丁宁步履踉跄的倒在院子里,他因为服用了黄庭金丹,更加加剧了自己的阳亢病情,叶甄帮助浅雪照顾丁宁躺下并留下了雪绪凝香用以缓解丁宁的病情。

  丁宁醒来后嘱咐浅雪不要和外人接触,说完把青脂玉珀交到她手里,这样浅雪的九幽冥王剑就能练成本命剑而发挥威力,而浅雪的功力也会突飞猛进,不再依附丁宁的照顾和保护了。浅雪连夜练功,丁宁回想起两个人认识的往事,心内有些失落的在房顶上吹起了陨。蘅王元武自从杀了梁惊梦后,其实一直心神不宁,睡梦里也被惊醒,他认为自己必须要练就九境,变得更强大,而且要达到长生。他记得当年梁惊梦告诉他,唯有用九死蚕神功,才可能将修完炼到九境,所以他对九死蚕神功念念不忘,王后叶甄懂他的心事,准备帮他完成心愿。

剑王朝第9集分集剧情介绍

薛忘虚对决封千浊拿回定颜珠 厉相开始多方调查丁宁

  丁宁获得祭剑试炼的第一名,薛忘虚比谁都高兴,但是他又对丁宁的身体不无担心,担心他未必能撑到岷山剑会。为了给他争取时间,他决定把那只定颜珠拿回来。李道机大吃一惊,他问薛忘虚是不是要去找封千浊?薛忘虚说是该找他算账的时候了。原来当年封千浊也是巴山剑场的人,由于贪财好色,强行霸占了本来属于白羊洞的宝物定颜珠,拿去送给了他的小妾。这笔账每每想起,薛忘虚都无法放下,今天为了丁宁他决定以风烛残年之躯再会一会那个封千浊。

  他来到凤鸣城,找到一家面馆边吃边等丁宁,丁宁去的时候,薛忘虚正吃的不亦乐乎,直呼面又辣又劲道实在是太好吃了,他见丁宁还带了一只碗,不禁有些疑惑,丁宁告诉他这家面虽好吃,但是却不大卫生,老板总是边洗碗边抠鼻屎,这下把个薛洞主恶心的够呛,再也吃不下了。两人吵吵闹闹的吃完面,薛忘虚告诉丁宁,自己要带他去拿定颜珠为他保命。而霸占定颜珠的封千浊远在巴郡图山县,二人收拾完毕便乘着周三省的马车迤逦而去。

  王宫里,叶甄仍然派人监视丁宁的行踪,太子元子初向母后禀报,既然这个叮咛这样厉害,一定是大蘅国的人才,不如自己去和他交个朋友,叶甄告诫他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因为丁宁来路不明,江湖险恶,元子初涉世未深不要中了奸人的算计,元子初唯唯诺诺的答应了。长孙浅雪正在酒铺里营业,忽然神都监的莫青宫带人过来,说是宫里有位大人物要见她。而此时,烈炉弟子赵四先生却找到了夜策冷,说要和她合作,夜策冷不以为意说,一个蘅国大逆和蘅国官员怎么能合作,赵四不动声色的告诉她,水牢里的巴山弟子还在,夜策冷知道水牢里有一位巴山弟子,因掌握着孤山剑藏的秘密而一直没有被杀,所以她很感兴趣。

  丁宁师徒二人刚踏上图山县的土地,行踪就已经被封千浊掌握了,他派孙子封清晗前去打探虚实,被薛忘虚几句话打发走了。第二天就是图山县的祭烛神庙会,庙会上封千浊要向万民展示王后娘娘的画作。师徒二人商议就在第二天人多热闹的时候动手。第二天庙会上热闹非凡,盛况空前。封千浊亲自上台,向大家展示了王后娘娘的画作,众人山呼万岁,纷纷下跪膜拜。这时,薛忘虚带着丁宁来到会场,封千浊早已知道他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那颗定颜珠。但是他岂肯轻易奉还,何况现在他有王后做靠山,就更没有把薛忘虚师徒放在眼里。他的孙子封清晗也胸有成竹的向爷爷请示,如果自己被丁宁打败,甘愿让他们把珠子带走。

  封千浊允许了孙子的提议,两个年轻人瞬间拉开架势打斗起来,封清晗一看丁宁亮出了一把残剑,不由得嗤笑起来,便招招致命的向丁宁刺将过来,最终却惨死于自己的剑下,封千浊悲愤不已,他拿出定颜珠抛向空中,趁丁宁上前接的时候,意欲从背后偷袭,被薛忘虚及时以掌力接住,一番较量后封千浊率先败下阵来,口吐鲜血倒在地上。师徒二人取了定颜珠便打马回转,丁宁随即就化了定颜珠口服下去。长孙浅雪被带到厉相面前,厉相追问她丁宁的来历,长孙浅雪不慌不忙的回答这是自己姐姐长孙霜雪的儿子,因为家里遭到变故,所以自己收来抚养。这时莫青宫也拿来长孙浅雪的户口典籍,上面的记述与长孙浅雪说的完全吻合,厉相便命令放了她。而刚刚回到凤鸣城的丁宁则被早已等候的莫青宫带走了。

剑王朝第10集分集剧情介绍

薛忘虚为救丁宁修为尽失 夜策冷忍辱负重只为师傅

  丁宁被带到厉相面前,内心聪慧伶俐的他什么破绽都没有露出,但是厉相却并没有轻易放了他,而是把他关押起来了。两位侯爷来求厉相必须杀了丁宁,因为他们实在是太担心自己,也会像独孤侯那样突然死在魔石剑法上,厉相犹豫中答应了他们的请求。长孙浅雪听到丁宁被抓的消息后非常担心,她想起之前两个人的约定:两人之间无论谁被官府的人所抓,另外一个就要在外面用魔石剑法杀掉一个巴山剑场的叛徒,以洗清被关押的人的罪名。这次,长孙浅雪选中了以孩童血炼丹的南宫伤。大雪纷飞,郊外密林里,长孙浅雪截住了罪恶累累的南宫伤,用魔石剑法杀了这个死有余辜的巴山叛徒。

  一时间朝野又是人心惶惶,元子初也来向父王元武表达自己的想法,他认为丁宁不是杀人凶手,因为丁宁已然被羁押大牢,但是外面又有人死于魔石剑法,足以证明丁宁不是那个人的传人,元武冷酷的问他,如果那个人的传人不是一个人呢?说完他教训元子初,要他好好向母后学习处理问题的方法。夜策冷偷拿了陈玄的令牌,深夜潜入大浮水牢,她要知道一直被关押在水牢里的那个巴山弟子到底是谁。陈玄随后跟踪而至,他斥责夜策冷不该对蘅王有二心。夜策冷说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师傅梁惊梦,而不是要辅佐他蘅王,陈玄没想到夜策冷这样忍辱负重就是为了拯救巴山弟子。

  薛忘虚前来拜见王后叶甄,愿意自废修为来保全丁宁的性命,王后叶甄答应他可以放了丁宁,但是她要薛忘虚去和梁联比武决斗,薛忘虚无奈只得答应。漫天大雪中,薛忘虚和梁联打的天昏地暗,薛忘虚一把伞舞的风生水起,修为在他之下的梁联纵是盛年,也不是他的对手,苦战几十个回合后轰然倒地,口吐鲜血。而薛忘虚也不被人注意的晃了晃身子。丁宁搀扶着薛忘虚坐在树林里歇息,薛忘虚咳嗽不止,用手绢接过竟然也是一口鲜血。他知道自己已经是风烛残年了,丁宁悲伤不已,他发誓要为师傅讨回白羊洞的荣光,要在岷山剑会上有一番作为。

  薛忘虚和梁联相斗两败俱伤的结果让王后叶甄很满意,但是蘅王元武却心存疑虑,他有些怪罪叶甄对薛忘虚过于苛刻,叶甄却说这些修为之人多有僭越,对王上是威胁,应该杀一儆百给他们个教训,并且信誓旦旦的向元武表忠心,说明日徐司首从海外归来,带回药丸辅佐王上练就九境真功,王上即可长生不老,也是自己毕生心愿。叶甄亲自来到大浮水牢,羞辱关在水牢里的林煮酒,林煮酒同样嘲笑她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练到八境的修为。叶甄告诉她,梁惊梦的传人出现了,如果林煮酒很想去看看,那就把孤山剑藏交出来,自己就放他自由。

剑王朝第11集分集剧情介绍

丁宁破境被权贵热捧 孙醒投靠骊陵君

  叶甄亲探大浮水牢,告诉林煮酒梁惊梦的传人重出江湖,很需要他这个当年的巴山剑场的军师指点一二,希望他交出孤山剑藏,自己就会放他自由,说完扬长而去。丁宁把薛妄虚带回酒铺疗伤,想让小姨帮助照看。长孙浅雪却对薛妄虚说,安心在这里住下,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丁宁去做,把丁宁弄了个大睁眼。薛忘虚哈哈大笑,他很喜欢长孙浅雪这样的个性。谢长生在酒铺外面大声喊丁宁出去,要和他挑战,丁宁懒得理他。薛忘虚则鼓动着让他出去迎战,说让自己看看热闹,不然太无聊,丁宁无奈只得拿了一把扫帚,噼里啪啦把谢长胜打的落荒而逃,原来是他父亲逼他来试探丁宁的武功,配不配给自己当女婿。这个热闹老顽童薛忘虚直呼没有看过瘾。

  服过定颜珠,丁宁急于去白羊洞借助灵脉修行,王太虚想报梁联对两层楼的灭门之仇。丁宁告诉他之前他有薛忘虚做靠山,现在已经不行了,不过天黑之前他去白羊洞接自己,自己或许可以成为他的靠山,王太虚没有太过在意他的话,但是仍然答应去接他。丁宁借助灵脉加紧修炼,他的时间不多了,他要为师傅薛忘虚争回面子。但是因为急于增进修为,险些晕厥过去,多亏因为不放心他而随后跟来的薛忘虚,及时运气为他调整。终于,丁宁一日之间实现了破境,这在凤鸣城引起了巨大轰动,各种势力纷纷拉拢,送到酒铺的礼品堆积无数,一时间丁宁风光无限好,被长孙浅雪告诫不要过于张扬。

  鹿山会盟在即,当年贤国霸占了蘅国的良山郡,被蘅国上下视为奇耻大辱。这次蘅王元武准备一举获胜,为此他不惜重金派使者徐司首游历海外,遍访高人求取灵丹以助自己达到九境神功。而陈玄和夜策冷则分析蘅王急于寻求灵丹,也可能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目前夜策冷已经取得了陈玄的理解,为了不被人怀疑,两个人匆匆告别。被丁宁在祭剑试炼中打败的孙醒,离开白羊洞后,请求骊陵君收留,骊陵君看他已是废人一个,便命他去养马,但是,孙醒忍辱负重并没有怨言,一天,他来向骊陵君献计,说骊陵君迟迟不能回国承继大统,主要在于赵香妃的意见,自己愿意去当说客,说服赵香妃接受骊陵君,而条件就是自己将来必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当贤国的宰相,骊陵君很爽快的答应了,孙醒即刻便启程去了。

  梁联找到云水宫的樊卓,要求他报答自己当初不杀之恩,他让樊卓替自己杀了薛忘虚和丁宁,樊卓并未立即应允。商大小姐也为丁宁送来了贺礼,只不过她的贺礼不是金银珠宝,而是一些海鲜。当年,因为梁惊梦急于帮助蘅王元武变法改革,使得商家和长孙家族广受株连,所以梁惊梦是有愧于两大家族的,但是最后他又救了商家幼女,而且最后杀了商家全家的是元武而不是梁惊梦,所以商大小姐此次前来祝贺,应该没有恶意。

剑王朝第12集分集剧情介绍

云水宫受梁联指派意图谋杀丁宁 剑会才俊册引发纷争

  王宫设宴款待群臣,太子元子初舞剑助兴,王公大臣纷纷惊叹太子修为已经破入四境,旁侧宫女突然朗声说到,太子日后一定会像梁惊梦一样冠绝大蘅,实力超过蘅王。语出惊人,众人愕然,一阵难耐的沉寂之后,蘅王元武弹墨为剑,正中宫女眉心使其一招毙命,随即若无其事地把盏祝酒,而太子元初则极为震惊。经过初步调查,发现这名宫女此前曾在巴山剑场,后来在太子寝宫当差,叶甄下令派夜策冷和陈玄共同追查此事,一定要查出幕后指使。

  上次谢长胜败给丁宁,答应要送三阳草给丁宁,这天,他依约将三阳草送到梧桐落,但是他一来就赖着不走了,以拜薛忘虚为师之由留在凤鸣城,名义是替姐姐监视姐夫。得知丁宁要去鱼市,谢长胜恳求一同前往,因为父亲以前从来不许他踏入鱼市。俩人前脚刚走,便有人紧跟其后。丁宁发觉以后,暗暗叮嘱谢长胜赶往鱼市剑铺,在数到五十息之后告诉剑铺老板,有人要在鱼市杀人,地点是鬼见愁码头。剑铺老板得知这个消息后,迅速赶来,将三个杀手中的两个杀死,丁宁要他留一个活口以后好调查,剑铺老板警告丁宁,不要与王太虚走的太近,而且下次也不要再动用鱼市的力量做这种事。

  商家大小姐安排赵四和白山水见面,赵四愿以手中那块孤山剑藏来换取白山水的剑藏线索,于是白山水也拿出了自己手中的那块,然而两块合并后仍然无法看出个中端倪,只有等到三块凑齐才能破解真正谜团。赵四提醒白山水大浮水牢仍然有巴山剑场的弟子,也许有第三块剑藏的信息,但是大浮水牢地形复杂,不是一般人能够接近的。王后叶甄担心元武因宫女的事,怀疑自己,于是极尽缠绵之能事,元武放下心来 ,两人又恩爱痴缠了一番。

  陈玄心下暗自思忖近期发生的一系列怪事,梁惊梦死后十多年传人冒出,接连江湖数人被杀,似乎是有人故意将江湖这趟浑水搅得更浑,趁此可以让诸国大逆趁乱而为。鱼市行凶者被抓,丁宁从剑上的毒药发现是云水宫的人,他知道神都监会亲自来调查情况,于是一早就和谢长胜在门口等着莫青宫,机智的掩护了剑铺老板和鱼市的力量。两人回到梧桐落,发现南宫采菽在等着丁宁,她拿来弘养书院编修的剑会才俊册,上面记载着大蘅国所有优秀的修行者名单。

  而只有前五十名才能参加岷山剑会,所以从这份名单流入江湖开始,就已经纷争不断,戒斗不止,人人都想致对手于死地而自己脱颖而出。丁宁不想参与这些无为的争斗,他要抓紧时间进行修炼。但是薛忘虚却说,也没有必要刻意回避这些事。因为距离蘅,默,离,贤四国约定的鹿山会盟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蘅王也在加紧准备,会借助此次岷山剑会网络人才,以壮大蘅国实力。说话间,长孙浅雪下来送酒,国色天香的冰山美人,让所有第一次见她的人都看直了眼。长孙浅雪叫出丁宁说起鱼市的事,丁宁告诉她凶手可能是云水宫的人,他让长孙浅雪注意调查此事。

  梁联的军师祁泼墨来到凤鸣旧书楼,云水宫的樊卓蛰伏于此,他这次不但刺杀丁宁未果,还留了一个活口落入神都监手里,让祁泼墨大为不满,他斥责樊卓过于自信狂妄,对不起梁联担着风险让他们在凤鸣城出入自由。樊卓答应日后自己亲手杀掉丁宁。长孙浅雪紧随祁泼墨之后,进入旧书楼,发现白山水端坐其中,她指责一向自命清高的云水宫竟也接手肮脏生意,白山水对此却不以为意。回到酒铺,她嫌弃丁宁涂抹鲸琼膏,弄得满屋臭气。丁宁嬉皮笑脸的和她打趣,长孙浅雪正色说道,杀手确实是云水宫的人,丁宁说这也不用过多担心,自己加紧修炼才是正事。

  第二天,丁宁做好早饭正要叫小姨下楼吃饭,谢长胜急急忙忙跑来,要拉他一起去看剑会才俊册上的人决斗,对战者是第三十七名的陈柳枫和三十五名的范无缺。而且爱看热闹的师傅薛忘虚也要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